第四十一章

    1

    7月28日,芮小丹和沈楠乘坐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七五七客机下午15点30分从广州起飞,17点50分抵达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又乘坐半个多小时的出租车前往西安环城西路,住进提前预定的西安秦都酒店。这是一家坐落于城墙之畔的四星级酒店,距离市中心大约67公里,周围有古城墙、钟楼一些景观。

    她们两人住了一个标准间,刚刚安顿下来就与酒店的出租车队接洽次日包车游览兵马俑和华清池的事宜,提前办好了诸如签合同、交订金的例行手续。稍事休息,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两人这才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吃晚饭,来到西安的第一顿饭自然得是名声显赫的东关正街老孙家饭庄的牛羊肉泡馍了。

    虽然饭时高峰已过,但是老孙家饭庄的生意却丝毫不减,饭店里依然是宾客如潮。芮小丹和沈楠两人一瓶啤酒两碟小菜,一边闲聊一边不紧不慢地掰着虎背菊花心的坨坨馍,都掰成黄豆一样大小的颗粒,直到这碗饭出锅送来一尝,与平时吃过的牛羊肉泡馍大不一样,肉烂汤浓、香醇味美,果然是名不虚传。

    第二天上午9点,她们乘坐一辆包租的桑塔纳轿车去50多公里外的秦始皇陵及兵马俑景点游览。芮小丹带了足够的胶卷,几乎是见一处拍照一处,表现出的完全是初次到此游览的陌生和惊奇,相比之下,沈楠在不经意的细节里反而流露了几许心不在焉,一些不够严谨的话语和神态也不难让人判断出她肯定曾经游览过西安的景点。有意思的是,两人都知道始皇陵迄今为止尚没有挖掘,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座巨大的土堆,没有太大的观赏性,但还是得怀着极大的兴致去看个究竟。下午返回的时候去华清池游览,恰好赶上一个旅游团在此,这使她们能够一边看着杨玉环奉诏温泉宫的大型壁画,一边听讲解员描述开元二十八年唐玄宗在骊山温泉宫第一次召见杨玉环的情景。

    当晚,她们去了古色古香的北院门小吃街,幽幽的青石板路,一块块诱人的招牌,让人思量吃了这一家就漏掉了那一家,无论是粉汤羊血、粉蒸羊肉、涮牛肚、灌汤包子,吃了哪一家都是一种遗憾。这个浓缩着民风民俗的小吃街夜市触动芮小丹心底的温柔,因为这都是丁元英最爱吃的风味,如果这时候在她身边的是丁元英,那该有多幸福啊!

    第三天清晨芮小丹和沈楠早早就退了客房,按旅行计划乘坐每周四西安至延安的航班飞往延安,上午9点35分抵达延安机场。延安地处黄土高原南部,以中国革命胜地举世闻名,也是历史文化名城。她们在王家坪的二星级酒店延安圣地宾馆入住,从这里走出200米就是著名的王家坪革命纪念馆。

    如果是纯粹的旅游,她们到达延安后完全可以马上租车前往壶口瀑布,壶口瀑布距离延安200公里,最多4个小时即可到达,而游览壶口瀑布也只需要两三个小时,只是返回延安的时候天色晚一点而已。但是沈楠正是以时间紧张为由决定次日早晨出发,理由是这样可以保证在天黑以前返回延安,这对两个女子出游会更安全一些。沈楠提议,下午这段时间两个人分别活动,芮小丹可以去延安就近的景点看看,诸如王家坪革命纪念馆、杨家岭革命旧址等地方,她负责联系明天的包车和采购明天出游的饮料、食品。

    延安是吴成祥的老家,到了延安也就到了敏感区。沈楠的决定既在情理之中,也可以让有心者往异处猜疑,毕竟是一下午的时间两个人分开单独活动了,妙就妙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怎么猜都是错。

    芮小丹充分尊重沈楠的意见,吃过午饭后她就带上照相机自己一个人去附近的几个景点游览了,到王家坪革命纪念馆参观了1937年至1947年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和八路军的总司令部,到凤凰山革命旧址参观了红军总参谋部旧址、朱德故居、刘伯承故居,到杨家岭革命旧址参观了中央大礼堂、中央办公厅楼。她知道自己的周围一定有一双窥视她的眼睛,她也知道在这双眼睛的后面还有一双监视那双眼睛的眼睛,他们都在暗处。

    芮小丹没有刻意去表现什么,而是真正以一个旅游者的心态参观、拍照,她每到一处都看得很认真,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她把附近的几个景点游览了一遍,又逛了几条延安的主要街道,下午5点多回到宾馆,无事可做,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视。

    沈楠直到晚上7点多才回来,只对回来晚表示了一下歉意,也没有过多解释什么,东西确实买回来了一堆,有明天路上吃的喝的,更多的是给老家的亲戚准备的礼物,而采购这些东西也确确实实需要一番工夫。

    这天晚上,她们到延安城里有名的回族风味小吃街吃饭,品尝了延安人最喜爱的一道小吃羊杂碎。羊杂碎把羊的头、蹄、血、肝、心、肠、肚混合烩制而成,吃的就是一个又杂又碎,加上辣面、香菜、葱丝,味道酸中有辣,汤鲜味美。

    次日,也就是她们陕西之旅的第四天,吃过早餐她们就乘坐花五百元包租的吉普车前往壶口瀑布。黄河壶口瀑布是中国的第二大瀑布,历来有天下黄河一壶收的美誉,黄河水面从几百米的宽度突然收缩为几十米,在壶口处无可凭依,骤然跌下30多米深的壶底,飞瀑轰鸣,气势宏伟,其震撼非亲临其境无法领略。

    游览过壶口瀑布,芮小丹和沈楠在当日天黑之前返回了延安。壶口瀑布是她们这次旅游计划里的最后一个景点,下一站是沈楠的老家秦谷,而沈楠去老家探亲则是她们这次旅行的最后一个项目,也是第二个敏感区。无论是旅游还是双方的行动,都接近尾声了。

    秦谷县是一个地处黄土高原、一直没有摆脱靠吃补贴过日子的贫困县,财政自给率不到30%。全县人口有30多万,以农业为主,属于温暖带半干旱大陆性气候,地表支离破碎,地形复杂,水土流失严重,一部分是丘陵沟壑区,大部分是风沙滩区。

    芮小丹和沈楠8月1日下午1点多到达秦谷县,由于路况的原因,140多公里的路程汽车颠簸了将近5个小时。她们在秦谷宾馆入住,秦谷宾馆就是县招待所,是县城里住宿条件最好的旅馆。秦谷县城不是很大,主要街道虽然都修成了柏油路,但是只有几个主要的十字路口设置了红绿灯交通岗和分车道隔离栏。几条主干街道的店铺集中一些,店铺前面的人行道都铺了彩色瓷砖,街道上人来车往,自有一番陕北县城的民俗风情。

    沈楠的爷爷、奶奶、三叔、小姑都在秦谷县城,三叔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芮小丹出于礼节陪沈楠一道去了沈楠的爷爷家,也给两位老人带了礼物,是在延安购买的四盒名牌老年人营养保健口服液。尽到了礼节的芮小丹在他们家略坐了一会儿就回宾馆了,晚饭时被沈楠请去参加了两位老人为孙女操办的家庭酒席,席间,她们决定明天早上乘坐8点40分的班车返回延安。
第四十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