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冯世杰问:“为了啥?”

    叶晓明说:“市场都知道格律诗音箱用的是两副乐圣旗舰套件,如果他把价格降到跟乐圣旗舰一样或者比乐圣旗舰还低,那会怎么样?”

    冯世杰说:“那还用说,那就把乐圣旗舰顶死了。噢……我明白了!可是……乐圣是咱能惹得起的主儿吗?要是把乐圣惹急了,那咱还在圈里混不混了?”

    叶晓明惊悸地说:“真够狠的呀,也真够阴的,可是惹错人了。”

    2

    格律诗公司的4个股东下午4点半出发,晚上8点多到达古城,晚饭都没顾上吃就直接来到嘉禾园小区,在丁元英的客厅里开会。

    丁元英说:“展示会明天就要开幕了,今天召集大家开会是要宣布一个决定。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宣布,是因为布展工作已经结束,不存在干扰布展的问题了。两年一届的最有影响的展示会,各参展商的亮相都在这关键的3天,格律诗公司能不能实现预期的参展目的也在这三天。我起草了一个公告,已经打印好了,你们先看看。”

    丁元英从里屋拿来一卷宽约不到2尺多的白纸,展开之后是大幅打印机打印的类似法院布告大小的5张公告,公告全文如下——

    北京格律诗音响有限公司

    关于格律诗一号双组分音箱平价销售的公告

    藉北京国际音响展示会音响经销商与音响爱好者云集之际,本公司决定平价销售格律诗一号双组分音箱,公司批发价由原来的7600元降价至3400元,降价幅度55.26%。全国统一建议零售价由原来的11600元降价至3900元,降价幅度66.37%。每个城市限售一家音响店,每家音响店限售25对音箱,500对音箱售完为止。

    本公司对格律诗一号音箱的价格调整仅限于中国大陆地区,不包括西欧地区。

    格律诗音箱品质承诺:一、格律诗公司只生产此一款式、一版本音箱,没有第二种款式和第二种版本。二、此平价销售的格律诗音箱与西欧销售的格律诗音箱品质完全一致,如有任何差别,本公司将以零售价3900元的十倍给予惩罚性赔偿。

    特此公告

    北京格律诗音响有限公司

    1998年5月16日

    冯世杰看了看叶晓明,意思是:果然不出你的预料。

    丁元英平静地说:“以前在该不该参展的问题上已经有过争议了,我再次重申这点,会上有什么意见都提出来,可以吵架,也可以拍桌子骂娘。但是,如果没有可以站得住脚的反对理由,散了会就必须得执行。”

    冯世杰问:“丁哥,那咱们还剩下多少利润?”

    丁元英答道:“一对音箱赚110元,还剩3.2%的利润。”

    冯世杰问:“3.2%的利润,还没有银行的利息高,这生意往后还怎么做?”

    丁元英说:“银行是年息,而公司的资本效益不仅取决于利润率,同时还取决于资本周转频率。眼下即使公司在音箱上是零利润,只要王庙村农民挣到了加工费,就有意义。事实是音响机架养着公司,为了音箱将来有挣钱的可能,现在就得撕开个口子。”

    叶晓明问:“为什么要这样做?要达到什么目的?”

    丁元英回答:“不这样做音箱卖不出去,不足以昭示格律诗音箱的低成本、高质量。”

    叶晓明说:“我同意降价,但是不同意降到挑起争端的程度。”

    丁元英说:“不降到这个程度就不足以销售一空,不销售一空就不足以成势。”

    叶晓明说:“丁哥,乐圣待咱不薄,要套件说句话人家就给了,啥要求都满足,价格还给优惠了不少。咱这么干是不是有点恩将仇报,让圈里人戳脊梁骨?”

    丁元英说:“乐圣与格律诗没有恩典基础,我也没看出来这是恩典,这只是买卖双方的一笔交易。即便是恩典,需要报恩的恩典就不再是恩典了,还是交易。格律诗是公司,不是江湖道场,不经营恩典交易。”

    刘冰问了一句:“那扶贫算什么?”

    丁元英说:“不是算,是就是你想干的一件事。如果你的扶贫是恩典,是需要农民感恩戴德,那你进错庙了,这不是民心工程,你也不需要谁的拥戴。”

    叶晓明想了一下,说:“在北京我们是外乡人,我对乐圣的背景多少也有些了解,格律诗音箱也依赖乐圣旗舰套件,咱跟乐圣找茬儿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是(又鸟)蛋碰石头。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以后怎么跟人家打交道?我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但是肯定会出事。我就向丁哥提一个问题,出了事谁负责?”

    丁元英说:“这是公司行为,由公司负责。”

    叶晓明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强忍着没讥笑出来,说:“这是少数人的行为,更露骨点说是你的个人行为,不是我们大多数人的意见,不能代表公司。”

    丁元英平静而耐心地解释道:“这是股权行为,是超过半数表决权的决定,有公司法和公司章程为依据。加入公司,就意味着承认和遵守这些规则。”

    叶晓明说:“我想问问丁哥,我们是不是可以请你帮忙,也可以不请你帮忙?”

    丁元英说:“可以。如果你们不需要我了,我就不代表你们了。如果欧阳雪允许修改当时约定的出资条件,我这就可以退席了。”

    欧阳雪当即表态:“我不允许。”

    叶晓明说:“董事长,你该有自己的立场。你没立场,我们就得陪着你当傀儡。”

    欧阳雪说:“你们可以不需要大哥帮忙,那是你们的权利。但是我委托大哥做我的股权代理,那也是我的权利。我也想问问叶总,大哥一退席我就懂音响市场了吗?我就不是傀儡了吗?说到立场,我什么都不懂怎么有立场?当初如果不是大哥答应帮我代理股权,就是再能赔得起的数我也不会出一分钱,一分钱也是钱,也得先有了信任再说。”

    叶晓明无奈了,说:“好吧,我执行董事会的决定,但还是保留意见。”

    丁元英说:“公告日期定在16日,避开第一天的预热期。考虑到销售展开以后可能人手不够,欧阳和世杰可以临时从各自的店里抽调几个人过去帮忙,帮忙期间这些人的工资由公司发放,食宿安排好,注意安全。”

    欧阳雪说:“世杰店里人少,我店里人多,从我店里抽调几个人就行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