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1

    当1000套没有接线柱、接线盒、阻尼板和组装贴牌的乐圣旗舰套件一箱箱码进格律诗公司仓库的时候,这笔110万的生意让乐圣公司犯下了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

    格律诗公司在平静中度过了9个月,迎来了1998年5月15日开幕的两年一届的北京国际音响展示会。在这9个月里,叶晓明、刘冰和小杨三人每天在音响店营业的空闲时间里组装格律诗音箱,少则两三对,多则五六对,日积月累,不到半年就完成了全部500对音箱的组装,再以后这批音箱就静静地摆在仓库里。这期间,只有乐圣公司以每对7600元的批发价买走了6对音箱用于乐圣旗舰的促销,没有发生过一例普通顾客的消费性购买。

    显然,丁元英是寄希望于这届国际音响展示会。然而,叶晓明、刘冰和冯世杰三人却实在不能相信一届音响展会能给格律诗音箱带来转机,因为两对乐圣旗舰的零售价加起来还不足8000元,格律诗音箱是被11600元不切实际的价格封杀了。

    今天是5月14日,也是各展商布置展品的最后一天。

    这届北京国际音响展示会将会址选在了五星级酒店的北京碧野山庄大酒店,本届展示会的规模之大、规格之豪华、参展费用之昂贵,都非往届展会可比。展厅分布在三、四、五三个楼层,观众可乘坐电梯也可步行楼梯进入各层展室。实力雄厚的国内外知名品牌公司几乎全部集中在三楼的大展厅,而四楼、五楼的中小型展室多为品牌代理商和生产厂家,也有个别摩机一族的创意音响一展风采,以寻求合作商机。

    格律诗公司的展室设在四楼,作为一家小公司租用一间22平方米的展室,比起那些只租用9平方米的商家而言,这已经是很奢华了。格律诗公司的陈设并无特别之处,也效仿其它公司的常规做法,将一只音箱锯掉了一个侧板,真实地展示出音箱内部的材料、工艺和设计理念,另一只完整的音箱竖立在解剖音箱旁边。推动格律诗音箱所使用的音源、电源和功放仍然是始终如一的黄金搭配:两台斯雷克音响电源,两台瑟林达签名版分体CD机,两台斯雷克前级功放,四台斯雷克后级功放。在格律诗音箱摆位的另一侧,与之做比较的是丁元英的那套价值40多万元的欧美名牌音响。

    阿尔纳分体CD机上面立着一块横板,上面写道——

    或许您对阿尔纳与KTA47的价格有所耳闻,格律诗音箱的音响配置在音质上当然不如阿尔纳与KTA47的组合,音质至少有2%的差距,而价格更有2150%的差距。如果您为了追求完美而不惜多支付43万元,我宁肯忍受2%的缺陷而拿43万元去买房子。

    由于格律诗公司的展品只有一款双组分音箱,这在任何一位行家眼里都是一件只有傻瓜和疯子才能干出来的事。但是既然参展了,叶晓明还是精心布置惟一的一件展品,尽可能突出了格律诗音箱独特性和惟一性。

    叶晓明站在门口再次审视了一遍摆位,说:“就这样吧。”

    刘冰在往饮水机旁边摆放一次性水杯,随口说:“就一对箱子,也只能这样了。咱这对箱子,除了给乐圣旗舰当托儿没别的用。”

    叶晓明困惑而无奈地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20多万哪,我真是想不明白,咱这种情况参加这种音响大展,到底有多大意义?”

    刘冰拿起挂在胸前的参展商出入证看了看,说:“要非说有啥意义,好歹咱也算玩过这种大场面了。以前咱都是参观音响大展,现在是参加,是置身其中啊。”

    接下来,叶晓明和刘冰开始调试两套音响,放了一张试音碟。

    正在试音,欧阳雪和冯世杰回来了,两人各自抱着一只纸箱子。欧阳雪抱的那只箱子分量较轻,是50张本届展示会的纪念CD唱片。冯世杰抱的那只箱子分量较重,是50本广告宣传性质的纪念会刊,这些纪念品都是包含在参展费里由组委会按展费比例发放的。

    叶晓明见欧阳雪抱着箱子,赶忙接过来,放到音响前的空地上。

    刘冰关小了音量。

    冯世杰也放下箱子,环视了一下房间,说:“也行,就是东西少了点。”

    叶晓明问欧阳雪:“你看这样行吗?”

    欧阳雪笑笑说:“我不懂这个,怎么都行。本来我就不该来,来了也是个摆设。”

    叶晓明说:“这么大个事,董事长不来怎么行。”

    冯世杰说:“都布置好了,给丁哥打个电话说一声吧。”

    叶晓明说:“行,我这就打。”说着拿出手机到房间外面打电话去了。

    刘冰和冯世杰继续调试音响,调好了一套调试另一套,欧阳雪在一边看着。

    过了一会儿叶晓明进来了,示意刘冰关了音响,说:“丁哥有话,让咱们现在全都回古城开会,两辆车都开回去。我已经通知小杨马上把店门关了,让他来这儿值班。”

    几个人都愣住了,眼神里分明都在问:出什么事了?

    刘冰不解地说:“丁哥也真是的,明天展会就开幕,有啥事不能在电话里说,非得让这么多人来回跑七八百公里?这不是折腾人嘛。”

    叶晓明说:“让你开会就开会,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欧阳雪从箱子里拿了3张纪念CD和3本会刊装进一个塑料袋里,说:“既然大哥让回去开会,那咱们就跑一趟吧。我先去房间准备一下,呆会儿小杨来了跟我说一声,我到楼下等你们。这3份纪念品我自己留一份,给小丹和大哥送一份。”

    刘冰也说:“那好,我下去备车了,先去加油。”

    欧阳雪和刘冰一前一后出去了。

    冯世杰看了看表,疑惑地说:“现在4点,赶到古城天就黑了,连夜还得赶回来,这里面肯定是有事。如果是一般的事,丁哥打个电话交代一声就行了,不必非得回去。可啥事这么当紧呢?4个人为啥非得回去两辆车呢?”

    叶晓明沉思了片刻,说:“肯定是他认为打个电话咱不一定会照办的事,那就肯定是有根本冲突的大事。两辆车都回去,是不是要返回的时候拉人呢?如果是为了拉人,啥事需要增加人手呢?只有一件事,就是在展会期间音箱销售一空,人手忙不过来。”

    冯世杰脱口而出:“大幅降价!”

    叶晓明思索着说:“是啊,是降价,可降到什么程度他能断定咱们会反对呢?咱的音箱成本是3290元,赔本销售他肯定不干,那是什么意思呢……我的天……明白了,我突然明白了……原来他兜了那么大的圈子,就是为了这个!”
第二十九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