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7月下旬,格律诗公司印刷了1000本精致的格律诗音箱使用说明书,说明书分别用英、法、德、汉四种语言详细介绍了双组分音箱的32种推动的接线方法,出示了柏林米哈根电声学技术实验中心的测试报告,明示了格律诗音箱的欧洲总代理和英、法、德三个国家总代理的公司名称和地址。

    格律诗音箱随即摆上了北京格律诗公司音响店的货架,售价是11600元,演示这款音箱的器材仍然是广州斯雷克公司的前后级功率放大器和瑟林达签名版CD机。由于店里绝大部分的产品都是音响机架,一套音响和几对音箱摆在店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八月中旬,国内音响界权威双月刊杂志《时代音响》发表了周志涛先生题为《柏林五国专家十款音箱大测评记实》的文章,同时摘要转载了德国、法国、英国、日本、香港、台湾等多家权威音响杂志对此次音箱测评活动的报道,由于参评的音箱大多是世界知名公司的知名品牌,格律诗音箱赫然出现在这些品牌的行列里,仅在文字上俨然已是世界名箱。

    格律诗公司选择这个时候向乐圣公司提出了合同期为一年的每月订购100套乐圣旗舰音箱套件的意向。

    深圳乐圣音响制造有限公司的总部设在深圳巴比伦大厦9楼,这是一座20多层的商用办公楼,9楼以电梯间为界,东边的一半是乐圣公司,西边的一半是一家房地产公司,除了偶尔走动的人,整层办公楼显得很安静。

    乐圣公司是林雨峰从汕头市一个音响店创业到收购一家街道扬声器厂逐步发展起来的音响有限公司,林雨峰占60%的股份,其他两名音响工程师和两名高级管理人员以技术和管理才能入股,各占10%的股份,公司于1993年从汕头迁移到深圳工业区。林雨峰对公司采用资本股和利润股分离的结构方式,他本人虽然持有60%的股权,但是却按20%的利润股分红,其余40%利润则分配给公司中层管理人才。这种机制强化了公司的凝聚力,使公司在不到10的时间里一跃成为Hi-Fi音响界的知名企业,在36个大中城市设有经销商,在北京、上海、成都、武汉、广州、南京6个城市设立乐圣公司直销店,乐圣音箱以其独到的音响理念、先进的技术和诚信的服务动摇了欧美洋货一统天下的格局。

    巴比伦大厦9楼9018号房间是乐圣音响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林雨峰的办公室,外面尽管骄阳似火,宽大的办公室里却清凉舒适,点缀在房间角落的几棵青翠的盆栽植物更让人感觉到森森凉意。林雨峰40多岁,中等身材,眼神冷静而锐利,眼角和额头有少许不太明显的皱纹。此时他正坐在办公桌前翻阅一份公司文件。

    这时,乐圣公司总经理赵青手里拿着一些材料进来,说道:“董事长,北京有个情况跟你汇报一下。”

    林雨峰放下文件,问:“什么事?”

    赵青把手里的材料放到林雨峰面前,说:“北京这家公司想订购旗舰套件,只要喇叭和分频器,不要接线柱、接线盒和阻尼板,每月要100套,合同期一年。一家公司一年吃进1200套,这个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志伟拿不定主意,就把资料托人带过来了。我看了看也吃不准,还是来找你拿个意见。”

    林雨峰翻阅了一下《格律诗音箱使用说明书》和《时代音响》发表的《柏林五国专家十款音箱大测评记实》的文章,笑笑说:“这么老套的招法居然还在有人用,不可思议。这公司还挺能闹腾,什么背景?”

    赵青说:“格律诗公司是今年3月份开业的,当时店里只经营音响机架一种产品,总经理叶晓明以前是乐圣的古城代理商。这个公司从一开业就引起了志伟他们的注意,因为叶总坐的是一辆北京牌照的宝马730轿车,这与一个小店铺很不相称。志伟根据车牌号通过关系了解情况,那辆宝马车是一辆私家车,车主是正天集团总裁韩楚风,而格律诗公司租用的仓库正是正天大厦地下停车场的房子。据说这辆车子是韩楚风1996年7月送给了一个叫丁元英的朋友使用,这个人就住在古城。”

    林雨峰说:“韩楚风在商界里是个人物,这个背景不小。”

    赵青接着说:“叶晓明以前在古城开一家雅风发烧音响行,后来倒闭了,古城一时没有够资质的代理商,这条线就搁置了。叶晓明做代理期间跟志伟挺熟,在北京也经常来往。据志伟了解,叶晓明与丁元英并没有关系,与韩楚风更没有关系。格律诗公司是由三个发烧友参加和一个女投资人控股的有限公司,四个股东都是古城人,生产基地在古城。丁元英的女朋友是女投资人的朋友,丁元英因为女朋友的缘故给女投资人帮忙,是这么一种关系,丁元英应该是个幕后支招帮忙的角色。”

    林雨峰想了想,自语道:“丁元英?没听说过这个人。”

    赵青说:“丁元英是韩楚风在柏林大学的校友,一直在柏林工作,曾经在北京一家证券公司干过2年,据说是个音响玩家,有一套价值40多万的音响。格律诗公司既没有丁元英的利益,也没有韩楚风的利益,这种小公司也不可能承载他们这种人的期望值。但是这两个人的名字毕竟存在,所以志伟还是觉得应该慎重,说到底是担心放出去的套件数量过大会冲击了咱们的市场。”

    林雨峰问:“格律诗公司已经买走了多少套件?”

    赵青答道:“志伟查了一下,叶晓明清理货底时用两对乐圣旗舰调换了6套套件,今年一月又买了30套,一共36套,能做18对格律诗音箱。他们往欧洲发了10对,现在手里还应该有8对。四月份这款音箱在他们店里摆出来了,售价是11600元。喊价够黑的,欧洲价都喊到3万了。这种1加1的设计够野的,也不怕行家笑话。”

    林雨峰又看了看《时代音响》杂志里显示的格律诗音箱在欧洲的价格,说:“斯雷克公司为了自己的利益不会笑话双组分设计,甚至功放厂家都会支持,这样可以多卖机器。”

    赵青说:“这单生意从我个人考虑,我觉得这个量并不是很大,每月100套只能做出50对格律诗音箱,不应该对咱们有影响。他们毕竟是用咱们的单元,这本身就是对乐圣旗舰的评价和宣传,况且供货权掌握在咱们手里,根据情况随时都可以给他们断货。”

    林雨峰沉思了许久,说:“给他们,但不是每月100套,而是一年一次的1000套。价格上多做点让步,得让他们算下来比每月进100套划算,往1000套里赶他们。如果是100套的零打碎敲,这单生意就不谈了,他们真想要就到柜台拿零售价去。”

    赵青一怔,停了片刻说:“你是说,他们的音箱根本就卖不出去。”

    林雨峰点点头说:“中国音箱没有过硬的牌子很难打进欧洲市场,万元级音箱在国内也不可能有规模市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市场不是他们想像的那么回事。如果按每月100套的思路去谈,不管纸上写多少,实际能执行的只有第一个月的100套。100套摊到12个月里每月才划8套,还谈什么价格和特殊要求?给他们1000套,然后等着他们退货。这是一锤子买卖,但是让咱们给他擦屁股就不是原来的价了。”
第二十八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