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1

    夏季的夜晚,法兰克福的美茵河南岸沉浸在德国风格的啤酒文化里,几乎所有饭店和酒吧的室外场地都摆上了桌椅,室外的顾客总是多于室内的顾客,德国是一个与啤酒有不解之缘的民族,德国人喜欢露天饮酒的那一份悠然。

    紫竹园酒店的露天酒吧同样聚集着许多顾客,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只硕大的啤酒杯,有些人干脆连碟小菜也不要,就这么随意地喝着。这里没有耀眼的霓虹灯,没有奢华富丽的装饰,只有美茵河水面幽静的波光和徐徐而来的凉风,人们在自然而浪漫的氛围里交谈,时而碰一下酒杯,时而发出愉快的笑声。

    店主张慧敏此时站在酒店门口正与一个50多岁的男人说话,冷不丁从身后传来一个喜悦而清脆的声音:“妈!”把她吓了一跳,她熟悉这声音,回头一看惊喜地愣住了,竟然是自己的女儿芮小丹,立刻惊讶道:“哎哟……是你这死丫头!你这是从哪儿掉下来的?快把你妈吓死了。”嘴上说着,双臂已经伸出上前拥抱。

    芮小丹放下行李与母亲紧紧拥抱在一起,然后说:“我从柏林来,在柏林办点事情呆了两天。这次来我没敢告诉您,我怕您又是提前一星期睡不着觉了。”

    芮母慈爱地打量着女儿,说:“一晃,又是两年了。来,你们先认识一下,这位是你戚叔,戚伯。老戚,这就是我女儿小丹。”

    芮小丹与戚伯握握手说:“戚叔您好!”

    戚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芮小丹的动作连带着伸出了手。

    芮母以嗔怪的口吻说:“小丹,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跟你戚叔也握手?”

    戚伯显得有些拘谨,说:“没关系,没关系。”

    芮小丹不知所以然,她在心里纳闷了一下:难道我还得让他拥抱一下不成?但她马上明白了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另一个信息:母亲与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关系。这时候她留心打量这个男人:身材不是很高,稍微有些发胖,面相朴实,额头上的头发夹杂着几缕白发,穿一件竖条休闲衬衣和一条灰色裤子,给人印象是个比较朴素、务实的人。

    芮母问:“吃饭了吗?”

    芮小丹说:“没呢,急着往回赶。”

    戚伯说:“先把行李放车里吧,呆会儿你陪小丹回去,这里有我照看着就行了。”说着他就要伸手去地上拿行李。

    芮小丹赶忙自己拿起行李,从母亲手里接过汽车钥匙,到停车泊位那辆自家的白色女士轿车把行李放进车里。

    戚伯说:“你们坐外边吧,外边宽敞。你们先聊着,我到里面照看照看。”说完朝芮小丹客气地笑笑,主动回避了。

    母女二人找一张空桌位坐下,芮母问女儿:“想吃点什么?”

    芮小丹说:“随便吃点什么都行,炒盘米饭吧。”

    芮母吩咐服务员说:“一份什锦蛋炒饭,一个竹笋香菇汤。”

    芮小丹到店里洗洗手回到座位,笑着问母亲:“妈,戚叔是什么人?”

    芮母说:“这个回家再说。你去柏林办什么事?”

    芮小丹说:“是欧阳他们公司音响测评的事,几句话跟您说不清楚,不是什么大事。”

    芮母说:“我是怕你不打招呼就去办留学的事了。申请留学的材料带了吗?”

    芮小丹答道:“带来了。”

    芮母说:“你今年都27了,一个女孩子整天拿着枪打打杀杀总不是个常事,家里人也跟着你担心。女人哪,一晃就老得没样子了,妈是过来的人,看得比你明白。趁你现在还不算老,赶紧给自己找个着落。”

    芮小丹说:“妈,您不用操心,我心里有数,我还不知道给自己挣口饭吃嘛。”

    芮母说:“你爸为你留学的事来过几个电话,让我给你做工作,不想让你读法律,想让你读戏剧创作,他说如果你同意,他去给你联系国内的学校,他说他在这方面有很多经验可以传给你,也是想在你身上有个寄托。”

    芮小丹说:“我学的干的都是法律。”

    芮母说:“你爸说这正是你的优势,说你脑子好使,用心学上几年,出来正是干点事的时候。考大学你违背了一次他的意愿,本来他还指望你成龙成凤呢,可你当警察去了。妈这一生很失败,演了10年的戏也没成个角儿,就守着这个小店过了一辈子。”

    芮小丹说:“妈,我的事我自己做主,我爸不能要求我为了他的寄托而生活,我干我能干的事,如果干没兴趣的事也干不好。”

    这时,服务员把什锦蛋炒饭和竹笋香菇汤送来了。芮小丹低头吃饭,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尽管父亲是导演,尽管父亲与她是血缘关系,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觉得“戏剧创作”这个词离她太遥远,无疑于天方夜谭。

    芮母看着女儿吃饭,看了一会儿问道:“你跟他处得还好吗?”芮母此时讲的“他”显然是指丁元英。

    芮小丹说:“目前挺好。”

    芮母一怔,说:“什么叫目前挺好?”

    芮小丹说:“爱情得两相情愿,我爱人家是一ma事,人家爱不爱我是另一ma事,没准儿哪天人家就不爱我了,您和我爸不就是个例子嘛。”

    芮母点点头,又问:“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芮小丹说:“妈,都是成年人了,尊重一下人家的隐私好不好?”

    芮母说:“终生大事还是慎重点好,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年代已经过去了。”

    芮小丹说:“就是这个‘糟糠之妻不下堂’把中国妇女害惨了,因为我可以是糟糠,因为糟糠可以不下堂。如果糟糠之妻早下堂,中国妇女不是现在这个素质。女人不是因为被爱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被爱。如果我再老,刑警队也不会淘汰我,我就不用留学了。”

    芮母诧异地看着女儿,似乎芮小丹不是她印象里的那个女儿了,愣了片刻说:“难怪你爸说你脑子好使,说的是挺精透。”

    ……

    芮母等女儿吃完饭,看了看表说:“快11点了,你先去开车,我到里面跟你戚叔打个招呼,这里让他照应着,咱们回家了。”

    于是芮小丹去开车,她把白色轿车从泊位退出来,掉转了一下方向,打开副驾驶车门等母亲上车。母亲从饭店里出来的时候,戚伯也跟了出来。芮小丹等母亲上了车,又礼貌地跟戚伯挥手道别,这才开车上路。
第二十六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