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1

    6月17日上午8点30分,芮小丹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乘坐汉莎航空公司的航班前往德国,经过10个小时的飞行,于当地时间中午11点多抵达法兰克福,在法兰克福机场转机飞抵柏林达斯科尼费尔德机场。

    芮小丹作为丁元英的女友来柏林办事,按照一般习惯丁元英应该事先通知柏林的朋友有所接应。但是丁元英没有这样做,他谁都没有通知。

    芮小丹的行李只有一个旅行包和一只皮箱,再就是挎在肩上的那个棕色挎包,主要是随身衣物、茶叶和商务文件。下了飞机,她以机场大厅的电子时钟为准调整了手表时间,此时是柏林时间下午2点20分。出了机场,她乘出租车进入市区来到布尔伦布大街23号楼,按地址从第2单元上到5楼,拿出钥匙打开511号丁元英住宅的房门。

    房间的窗帘遮住了窗户,里面的光线很暗。她站在门口朝里面打量了一下,静静的房间里是一种长久无人居住的气息,家具都被床单遮盖着。她进屋关上房门,拉开窗帘,敞开所有的窗户,让夏日的阳光和新鲜空气倾泻进来,然后揭开家具上的床单。

    接着她开始动手打扫房间,从厨房到卫生间,从客厅到卧室。

    这显然是一套二手房子,房顶、墙壁、地板和门窗都已经年代久远,依然保持着原来的装修。功夫茶的茶盘比古城用的那个略小一点,茶具也不尽相同。沙发是藏红色的,除了颜色不同,款式和个头与古城的那种沙发几乎一模一样。这套房子是德国人的风格,只有空荡的厨房、发烧音响和那张像床一样大的沙发能表示这是丁元英的住宅,在这里除了简单还是简单,找不到情趣和意境,找不到想像力。

    芮小丹一看这房子的状态就知道这是丁元英当时为申请德国居留权而购买的房子,不是完全出于居住的考虑。居留权利与居留许可不同,居留权利为无时间和地点的限制,并不附带条件和附加规定的居留许可,类似于美国的绿卡,被称之为永久居留。德国移民法对外国人移民限制非常严格,外国公民在德国连续居留满8年以上者,有固定收入和住所,生活费有保障,至少交纳了60个月以上的应付款额,才可以申请永久居留。

    由于房间里的陈设过于简单,芮小丹用了1个多小时就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换上了新床单,从壁柜里拿出用塑料袋密封的毛毯、枕头给自己布置了一张舒舒服服的床。

    收拾停当,她本想泡杯茶休息一会儿,看看表时间已经到了下午4点,她把重要文件和现金锁进壁式保险柜里,然后锁上门出去,乘出租车去奥斯威库大街,来到北京欧华进出口代理公司柏林办事处。

    这个办事处门面不大,进门就是一间办公室,有几张办公桌和两台电脑,工作人员都是中国人。她向一名工作人员说明来意,出示了提货手续和护照、身份证等证件。

    工作人员很热情,验过提货单和证件说:“没问题,您办个手续就可以提货了。您的货物一共是6个单件,占了一个仓储货位,寄存了22天,另外您需要汽车和搬运工。您需要把货物运到哪里?您把代管费、装卸费和运输费交付就可以提货了。”

    芮小丹说:“今天只提两件,一件送到菩提树大街中华园饭店,一件送到选帝侯大街索林特博彩俱乐部,剩下的四件我过几天再取。”

    工作人员说:“可以,但是我必须向您说明,存4件仍然是按一个仓储货位计费,运2件也是按一个车次计费,因为这都是最低基数,请您谅解。”

    芮小丹付过代管费、装卸费和运输费,工作人员给仓库打了一个电话,过了20多分钟门口开来一辆乳白色箱式客货两用汽车,车上有4个搬运工和两件音响器材,每件是一个长1.5米、高1.2米、宽1米的木制包装箱,一个包装箱里是一套包括音响机柜、音箱脚架在内的全套音响器材。工作人员让芮小丹坐到副驾驶位置带路,汽车驶向菩提树大街。

    菩提树大街是柏林东部最繁华的地方,也是欧洲著名的林阴大道,大街自巴黎广场延伸,两侧有教堂、歌剧院、美术馆等建筑,斯普雷河从宫殿大桥下缓缓流过。中华园饭店就坐落在这条大街上,饭店的门面装饰华丽,挂着两盏红灯笼,门前的两根柱子上雕刻着两条具有象征性的金色飞龙,过往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家中国餐馆。

    汽车在中华园饭店门口停下,芮小丹上前向迎宾侍应生说道:“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郑建时先生在吗?我从大陆来,郑先生的朋友给他带了点东西,麻烦您给通报一下,看东西卸在哪儿合适。”

    一个“卸”字使侍应生有些不解,他走过去往车里看了看大木箱这才明白,说:“郑经理不在,您稍等,我去叫大堂经理。”

    片刻,一个30多岁、身着饭店制服的女大堂经理出来,热情地说:“郑经理不在,请问您贵姓?箱子里是什么东西?我帮您打电话联系一下。”

    芮小丹回答:“免贵姓芮,芮小丹。箱子里是一套音响。”

    女大堂经理拿出手机给郑建时打电话,说了几句之后把电话递给芮小丹,说:“郑经理在安溪茶艺馆,他请您接电话。”

    芮小丹拿起电话说:“郑先生您好,我是丁元英的朋友芮小丹,我来柏林办事,元英给您带了一套音响,我已经送来了,您看卸在饭店可以吗?”

    郑建时在电话里热情地说:“是芮小丹?知道,知道,听楚风说过几次。小丹哪,你可千万别您您的,我比元英大两岁,你叫我郑大哥就成。元英一失踪就是两年,现在总算有点音讯了,好哇。你先让他们卸车,我这儿有几个朋友喝茶,我一会儿就过去。”

    芮小丹说:“郑大哥你忙,我卸了车还要去选帝侯大街给詹妮小姐送一套,我用的是一家代理公司办事处的车,还有司机和几个装卸工,不能等你了。”

    郑建时说:“好,好,我一会儿去索林特找你,呆会儿见。”

    木箱子装车的时候一定是用装载车装上去的,但是卸车的时候就困难了,完全靠两根绳子、两块滑板和几根木杠一点点从车上滑下来,然后用绳子把两头捆绑结实,一头穿进去一根木杠,由四个壮汉肩扛抬进饭店。

    卸下一套音响,芮小丹随车又去选帝侯大街。

    索林特博彩俱乐部的门面装饰气派非凡,巨大的霓虹灯群即使在白天也依然闪烁着璀璨的光芒,一派金碧辉煌,让人立刻有了一种花花绿绿、纸醉金迷的感觉。门口的两侧站着身穿制服的保安,警惕而谦卑地迎来送往客人,进出的都是一些绅士淑女打扮的男男女女。
第二十五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