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1

    正月初七,天气不是很冷,天空还飘着零星雪花。冬季天短,虽然才傍晚6点钟,可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芮小丹下了班匆匆走出公安局,上了等在门口的本田轿车。下班时段路上车多,欧阳雪小心驶入车道,向高速公路驶去。

    欧阳雪说:“我带了几块蛋糕,天黑了,路上不敢停车吃饭。”

    芮小丹系上安全带,说:“亚文说了,到了北京她请客,晚饭一块儿吃了。”

    欧阳雪说:“带这么多钱开夜车去北京,我还是头一次,心里挺虚的。你说,要是路上真遇到歹徒,我该怎么办呢?”

    芮小丹说:“不慌就行,越慌越不知道怎么办。”

    欧阳雪问:“要是真遇上歹徒,你开枪了算不算犯错误?”

    芮小丹笑了笑,说:“这趟保镖是个警察职业的边缘问题,警察就不能有朋友了?就不能跟朋友出去办个事了?哪条法律规定警察的朋友就不受法律保护了?”

    欧阳雪说:“就是,警察的朋友也是人民群众的一员哪。”

    春节已过,下一个节日是正月十五,按中国人的传统习俗,只有过了正月十五才算真正过完了大年,各行各业都还没有正式开工,所以高速公路上往来的车辆不多,道路两旁是黑沉沉的田野,一切都笼罩在浓浓的夜幕里。

    她们中途没有停车,也没有遇上歹徒,一路平安。经过近4个小时的行驶,进入北京市区已经是晚上10点钟了。北京街头依然还沉浸在节日的五彩缤纷里,满街的大红灯笼处处预示着传统灯会的不日到来。

    汽车到了预先跟肖亚文约好的地方,芮小丹远远就看见肖亚文和一个女士站在一家尚未开张的精品服装店门前,她们旁边还站着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

    汽车在精品服装店门前停下,肖亚文迎上几步与下车的芮小丹相觑一笑打了招呼,然后与欧阳雪握手,热情地寒暄道:“欧阳,你好,你好!”

    欧阳雪也热情地说:“亚文!咱们在电话里聊过,今天终于见面了。”

    肖亚文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张静,这是小杨,杨晋忠。这是我大学同学芮小丹,这位就是要在北京开店的欧阳雪。”

    张静与芮小丹和欧阳雪分别握握手,然后说:“欧阳小姐,知道你们很忙,怕耽误你们时间,所以就赶在这儿见面了。亚文说你们要招个服务员,这是我舅舅的孩子,打小在四川农村长大,会开车,1994年在北京考的本子,给个体出租车干过一年,熟悉北京道路,基本符合你们要求的条件。我跟亚文在德语班的时候就认识,关系特好。我表弟人特老实,身体结实,从不多嘴多事,就知道干活儿,保证不会给你们惹麻烦。”

    欧阳雪问:“小杨以前都干过什么工作?”

    张静说:“小杨23岁,初中文化,来北京7年了,干过建筑工、个体出租车司机、饭店服务员,一直住在我父母家里,管得特别严。工资什么的都好说,你们觉得他干活儿值多少钱就给多少钱,需要他夜里值班就让他住店里,不需要值班就让他回家住,怎么都行。我了解亚文,不靠谱的事她不会张罗,家里也希望小杨能找个稍微稳定点的工作。”

    欧阳雪说:“亚文找的人知根知底,不会有问题。我们是打算在北京开个店,但是将来能不能做下去?能走多远?谁心里都没个谱,只怕耽误了小杨的前途。只要张小姐和小杨不嫌弃,这事就可以定了,什么时候上班我托亚文通知你们。”

    张静说:“那就太谢谢欧阳小姐了,谢谢!我知道你们时间很紧,就不打扰了。你看能不能另外抽个时间,咱们找个饭店坐坐。”

    欧阳雪说:“张小姐客气了,我们也是希望能找个知根知底的人,谈不上谁谢谁。咱们都得谢谢亚文,有她帮忙咱们才都合适了。”

    肖亚文看了看表,说:“都是朋友,不客气了。张姐,那边已经跟房东约好了10点半见面,没时间了,有话咱们以后再聊,今天就到这儿吧。”

    张静说:“好的,你们忙,我们先告辞了,有机会一定一起坐坐。”

    张静和小杨搭乘一辆出租车先走了。

    芮小丹对肖亚文说:“你路熟,你开吧。”

    肖亚文上了司机座位,芮小丹让欧阳雪坐在肖亚文旁边,以便她们谈事情,自己则坐在后排座位,三人朝跟房屋出租方约定的地点驶去。

    肖亚文说:“你们交代的事基本都办了,这是几家附近比较有信誉的代理公司和一份房屋租赁合同。”说着腾出手从排挡杆旁边的手袋里摸出几张纸递给欧阳雪。

    欧阳雪展开纸看了看,房屋租赁合同是两份,其中一份是房东与前任承租人的房屋租赁合同参考范本。新的房屋租赁合同条款更加详细,租赁期限3年,年租金24万,每年提前一个月预交全年房租。另外单独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四家代理公司的信息——

    北京信义工商注册代理公司电话地址

    北京惠雅迪财务代理事务所电话地址

    北京诚诚专利代理事务所电话地址

    北京欧华进出口代理公司电话地址

    欧阳雪收起代理公司名单,说:“谢谢,太麻烦你了。”

    肖亚文说:“嗨,可别说谢,都是些问路跑腿的事,本来就不是个事。”说完之后觉得表达不当,似有夸口之嫌,又笑道:“还好都不是个事,大事我也办不了哇。”

    欧阳雪说:“这些对我们可都是大事。”

    肖亚文说:“仓库我联系了几家,条件都还可以,就是远了点。仓库不比门面房,你们注册公司和装修房子都需要时间,我也就没急着定下来,还有时间找更合适的。门面房我觉得还可以,地理位置跟卖音响的比较扎堆儿。春节前那些天我下了班就逛音响店,看人家的房子是什么结构,每个房间都派什么用场,基本有这么个规律,展厅一到两间、小型周转库房一间、听音室一间、办公室和休息室各一间。”

    欧阳雪笑笑说:“我什么都不说了,再说又是套话。”

    肖亚文笑道:“还是说了,而且又多安了一句。”

    欧阳雪哈哈笑道:“真不说了,你脑子太快,我都不敢说话了。”

    说话间,汽车开到一条大街上。夜已深了,春节期间大街两边除了几家饭店和超市在营业外,很多商店还没有开始营业。欧阳雪留意观察,这是一个音响店比较集中的地方,不但有音响店,还有几家很有规模的音像商店。
第二十二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