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1

    刘冰的家住在古城河东新村32栋楼四单元一楼,这是一个80年代初建的居民小区,几十栋六层式楼房从外表看上去都一模一样。刘冰家的房子是75平方米户型,和所有的一楼住户一样在自家前面围了院子,盖起了小平房,小平房足有30多平方米,从里面隔成两间。刘冰一家4口人,妹妹已经出嫁了,父母退休在家,家里的房子本来够住,而刘冰却执意住在平房里,他更追求一个封闭的、可以发烧音响的环境。

    刘冰住在平房里,跟其他家庭不同的是,他的平房与父母的房子完全隔离,惟一连通的一扇门也被他用砖墙封堵了,这使得他每天吃饭的时候都要多绕道十几米才能到家。他的两间房子一间用来做音响室,一间是卧室。音响室的设计虽然用的都是廉价的普通材料,但是做得很专业,对声音的共振、反射、扩散、隔音都做了处理,一看就是典型的发烧友。卧室里的布置也颇有音乐氛围,墙上挂有指挥大师和著名歌手的海报,电脑旁边放着音响和唱片方面的杂志,电脑上方挂着一张黑色胶木老唱片。

    昨天晚上刘冰和叶晓明、冯世杰在南华街夜市喝酒聊天,深夜两点多才回家睡觉,凌晨四点就被一阵闹钟的铃声惊醒了,这是隔壁邻居赵阿姨每天早上扫马路的工作时间,接着是往三轮车上装工具的声音,然后院子的门开了又关,随后一切恢复了平静。

    刘冰平常对这个声音已经习惯了,惊醒之后很快就能继续入睡,成了固定程序。但是今天他睡不着了,在黑暗中翻了个身,伸手在床头柜上摸到了香烟点燃,一边抽烟一边想自己的心事,烟头上那一点红光在黑暗中时亮时暗地闪烁着。

    他生活在这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有固定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他自己一直做点不固定的营生,没什么家庭负担,拮据的时候还时常能得到点父母的贴补。对他自己而言,生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这些年他做过不少事情,在酒店当过服务生,开过出租车,与人合伙卖过服装,现在经营一个小唱片店,都是挣几个小钱,而他的梦想是挣大钱,是过上流社会的生活。但是,那只是一个与很多人都一样的梦想,遥不可及。现实的情况是,他的唱片店生意越来越惨淡,盗版的不敢卖,正版的不挣钱,眼看就支撑不下去了。

    自己能干什么呢?这对他来说一直是个问题。

    刘冰清楚地记得他与丁元英第一次接触的情景。那是半年前的一个晚上,一个陌生的男人提着一兜子唱片走进了他的小店,陌生人向他说明了变卖唱片的来意,接着他一张一张看了唱片,居然张张都是可圈可点的原装进口唱片,与新唱片几乎没有差别,惟一的差别就是唱片上的印章。他几乎没怎么费力就把价格压到了50元一张,当场就成交了。从那以后陌生人就不定期地给他上门送货,每次都是现金交易,双方各得其所倒也默契。

    他知道叶晓明和冯世杰围绕着这个人下了一些功夫,但是他怎么也不明白,一个落破到变卖唱片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忽然变成了高人?他不敢全信却又不能不信,因为有芮小丹、叶晓明、冯世杰这样的人在用行动证明。如果真是高人,那么搭上他们这条船就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了,而关键的问题在于怎么才能搭上这条船?

    他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无论如何丁元英是有困难才不得已而变卖唱片,无论如何他在这种交易中帮助丁元英解决了实际困难,这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交情。现在他有困难,请丁元英帮个忙也在情理之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

    他想啊想啊,想得头昏脑涨,一直想到早晨七点钟起床。

    深秋的早晨寒意很浓,路面上散落着从树上飘下来的枯叶,阵阵秋风吹过,枯叶在地上滚动着。

    刘冰7点半就来到公安局大门口等待芮小丹,他站在离大门十多米远的人行道上的一个熊猫形果皮箱旁边抽烟,离汽车站牌很近,这样既能观察到从公共汽车上下来的人,也能观察到进入公安局上班的人员,这样就不会错过了芮小丹。

    7点50分左右,他看见身着警服的芮小丹从一辆加长的公共汽车上下来了,于是赶忙迎上去打招呼:“芮小姐!”

    芮小丹也看见了刘冰,意外地说:“你怎么在这儿?”

    刘冰上前一步说:“芮小姐,我找你有事。”

    芮小丹停住脚步,脸上掠过一丝诧异的神色,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你等我一会儿行吗?我得先去报个到,不然就迟到了。”

    刘冰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就在这儿等着。”

    望着芮小丹步履匆匆地走进了公安局的大门,刘冰不由得心里又在想:这丁元英到底是个什么人哪,值得芮小丹这样的女人去为他赎唱片。

    过了十几分钟,芮小丹开着一辆桑塔纳警车出来了,她在大门口一处不影响交通的位置停下,下了车向刘冰招招手,刘冰快步走到近前。

    芮小丹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有事吗?”

    刘冰说:“是冯世杰告诉我的。是这样,丁先生要跟晓明和世杰他们做点儿事,我和世杰他们关系都不错,我那小店也一直不景气,我是想请芮小姐……”

    芮小丹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没有让刘冰再说下去,委婉而明确地说:“对不起,这不是我可以过问的事,你得去找他们。”

    刘冰说:“晓明和世杰都没意见,主要是得丁哥同意。”

    芮小丹说:“你和丁元英本来就认识,如果你认为需要丁元英同意你应该去找他,找我没有用,这完全是他们的事,我没权力过问。”

    刘冰很尴尬,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芮小丹思忖了一下,说:“这样,我顺路送你一段,你去找丁元英谈谈。”

    刘冰知道这就是冯世杰所说的走走过场,忙说:“谢谢。”

    刘冰上了警车,芮小丹一踩油门汽车上了宽阔的马路。刘冰坐在车里一言不发,这里既有唱片那件事的尴尬,也有来自他内心的一种压抑,怎么都不自在。芮小丹顺路把刘冰送到嘉禾园小区门口,告诉了他丁元英的具体住址,然后开车去执行任务了。

    2

    刘冰找到丁元英的房号按响了门铃。

    丁元英开门见到刘冰时微微一怔:“怎么是你?请进。”

    由于过去是交易关系,现在角色的转换使刘冰很不自在,拘谨地说:“丁哥,以前唱片的事真对不住。昨晚我和晓明他们在夜市喝酒,聊到一点多。早上我去找了芮小姐,刚才她开车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就走了,是她让我来的。”
第十六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