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1

    古城人民路靠近西郊,这里集中了大大小小的五金电器和汽车维修门市,还有几家中小型的生活用品超市。冯世杰的汽车美容店在人民路的南端路东,主要经营汽车美容,也兼营汽车电路修理、安装汽车音响、充气补胎等杂项。

    这天下午,汽车美容店的门前停着几辆汽车,几个身穿统一橘红色工作服的小伙子有的洗车、有的给汽车上蜡抛光。冯世杰也穿着与员工一样的工作服,只是他的工作服显得更旧一些,衣服上沾满了怎么也洗不掉的斑点油渍,他正在修理一辆黑色奥迪轿车的电路,两只手上都是油污。

    这时,一辆桑塔纳警车开过来,冯世杰习惯地停下手里的活儿上前迎客,却忽然愣住了,从车里下来的不是顾客,而是身着警服的芮小丹。一种直觉的东西在他心里微微颤了一下,他热情而又拘谨地上前说道:“芮小姐,你可是稀客呀。”

    芮小丹寒暄里包含着询问,随和地问道:“挺忙的吗?”

    冯世杰谨慎地答道:“还行,不是很忙。”

    芮小丹直截了当地说:“如果你对王庙村那件事还有兴趣,下午有时间可以去找丁元英谈谈,他在家里等你。他已经搬家了,现在住嘉禾园小区,这是地址。”她把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纸条递给冯世杰。

    冯世杰伸手接过来,他的手立刻在纸条上印上了一块黑黑的油渍,他看了一下地址,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一个预示着某种可能性的信息,于是连声说:“谢谢你,谢谢!”

    芮小丹笑笑说:“别谢我,我没那么仗义。”

    冯世杰愣了一下,尴尬地说:“呵,看你这话说的。”

    芮小丹说:“我还有工作,就不打扰了,你忙吧。”说完她上了车,向冯世杰做了一个告辞的手势,开车走了。

    冯世杰走到屋里把纸条放在桌上,拿起桌上的一团棉纱擦了擦手上的油污,点上一支烟坐在桌子旁边愣神,好像要从缭绕的烟雾中寻找答案。“谈谈”无疑是一个信号,意味着可能存在的机会,意味着仅仅通过一个人就可以获取与这个人的能力和社会阶层所连带的许多东西。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次谈话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想了一会儿,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叶晓明的手机,先寒暄了一句:“忙什么呢?”

    叶晓明说:“我和刘冰在音响店里,人家要动工装修了,通知我把货底拉走,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我想把货底先放你店里行吗?”

    “行啊。”冯世杰答应过又问:“你找车了吗?”

    叶晓明说:“我呆会儿叫辆出租车拉过去。”

    冯世杰说:“花那个钱干啥?我马上让车过去,我也正找你有事呢。”

    叶晓明问:“什么事?”

    冯世杰说:“刚才芮小姐来过了,丁先生约我下午去谈谈。”

    “哦?”叶晓明颇感意外,仅从语气就能让冯世杰感觉到他对这个信息的关注,他停顿了一下说:“能谈就是好兆头,不可不当真,也不能全当真。”

    冯世杰说:“所以找你合计合计,见面再说吧。”

    挂了电话,冯世杰出来把车钥匙递给一个正在洗车的小伙子说:“小张,你到叶晓明店里把他的货底拉回来。”

    小伙子把手里的高压洗车水枪交给别人,开上吉普车走了。

    冯世杰又回到屋里,在库房打量了一会儿,腾出一块地方,这才又出去继续修车,心里却还在想着跟丁元英见面的事,同时也在琢磨刚才芮小丹那句“别谢我,我没那么仗义”的话,那是什么意思呢?他想来想去也没想透亮。

    2

    雅风音响行门前停着一辆承租方的蓝色双排座小卡车,几个民工有的从车上往下卸装修材料,有的正在拆卸原先门头上木头的支架,那块白底蓝字的“雅风发烧音响行”招牌已经被拆下来扔在了一边。大门右侧地上放着一些音响器材,叶晓明和刘冰一趟趟地从里面将那些音箱、功率放大器等东西搬出来放在门口。

    小张开车过来了,把车停在双排座小卡车的后面,下车走向叶晓明。

    叶晓明对刘冰说:“你和小张先装车,屋里剩那点我自己就行了。”

    店里的民工已经开始清理墙壁了,叶晓明抱着最后两台VCD机向外走,抬头看见墙上写着的那行红字“誓为完美主义音响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他不由自主地怔住了,只见尘屑飞扬之中,那行红字在装修工人的清除下变得支离破碎了,他的心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猛刺了一下,一股酸楚的滋味哽在胸腔。他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而那些原本充满豪情和悲壮的字符在这一刻似乎也变成了一种无言的嘲讽。

    他赶快走了出去。

    东西已全部装上了车,刘冰在车上接过叶晓明手里的机器放好。叶晓明跟站在门口的新店主握了握手,说了几句生意场上的客套话,上车了。关车门的时候不知是无意还是因为失落,用力大了一些,车门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刘冰知道他心情不好,为了缓和气氛便开玩笑地说:“嗨,嗨,哥哥,就算世杰是修车的咱也不能这样呀。”

    汽车开动后,叶晓明摇摇头感叹道:“玩高雅的钱不好挣啊。”

    “呵呵,可谁不想玩高雅呢。”刘冰应了一句,然后问道:“啥事好兆头了?”

    叶晓明说:“就是你买他唱片的那个人,约世杰去谈谈。”

    “哦——”刘冰半疑半惑,说:“这人都穷得卖唱片了还能有什么实力?他没少到我店里送唱片,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他是个人物?”

    叶晓明心不在焉地说了一句:“你实在,除了钱看什么都没价值。”

    汽车不一会儿就开到了汽车美容店,冯世杰还在修车,停下手里的活儿走过去对开车的小张说:“卸车,地方我已经腾出来了。”

    店里的人多,大家七手八脚就把货物搬进了屋里。卸完车,叶晓明和刘冰到水龙头跟前洗了洗手,然后来到冯世杰修车的旁边。

    刘冰往发动机位置看了一眼随口问:“啥毛病?”

    “起动机坏了。”冯世杰答了一声,寒暄道:“你咋闲了?”

    刘冰说:“闲啥?给晓明帮忙呗。”

    叶晓明说:“他那儿又没生意,呆着也是呆着。”
第十五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