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1

    芮小丹终于得到了她渴望已久的音响,这套音响不仅给房间平添了一份品位,也因为它与丁元英的不解之缘而成了她心底的一道内伤。她以为自己穷尽身心争取过就可以无悔而放下了,她以为履行过程序就可以心安了,但是,那种无以名状的痛楚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反而在心底里悄悄增长、蔓延。

    她真切品味了爱之苦,证到了心之地狱的真实不虚。为了逃避心苦,她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当中,不愿让脑子静下来,难以忍受那种来自心底的痛,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把丁元英的面孔从心底浮现在脑海里,而伴随她的是音响里的《天国的女儿》和挥之不去的忧伤。

    这天下午,古城下起了倾盆大雨,一道道闪电划破了乌云密布的天空,霹雳般的雷声仿佛就在头顶上炸开,天地间成了一片水的世界。

    就在这个下雨的下午,刑警队侦查到了“马王黑恶集团案”的二号人物王明阳及手下7名同伙的藏匿地点,立即布置警力抓捕。王明阳一伙很快发现情况异常,迅速驾驶两辆轿车沿高速公路朝宜阳县方向逃窜,强行闯过公路检查站,残暴地开枪打死工作人员一名、重伤两名。在警方的围追堵截下,王明阳一伙弃车逃向高速公路东侧不远的一座砖窑场里,借助复杂地形负隅顽抗,这个地点位于宜阳县城北面,距古城30多公里。

    刑警队12个人在队长雷剑峰的指挥下分三个方向朝砖窑场搜索靠近。

    砖窑场的地形非常复杂,到处是一人多高的晾晒砖坯的墙和烧砖的窑洞。芮小丹在大雨中警惕地搜索前进,这时听到砖窑场东面传来了枪声,警方已经与罪犯交火了,警方的包围圈在一点点缩小,而公路那边也是警车一片,增援的警力已陆续赶到。

    芮小丹沿一堵砖坯往响枪的方向靠近,就在她刚刚走出一堵砖坯的时候,突然,一支枪口从砖坯墙的另一侧伸出来顶到了她的头上。

    芮小丹骤然一惊,心想:完了。随即她听到了一声果断而从容的扣动扳机的声音,然而意外的是,枪居然没有打响。她立刻意识到是颗臭弹,于是抓住这千分之一秒的机会,左手闪电般握住对方的手腕,侧身一个大背将对方摔倒在地,拧住他的胳膊夺下手枪,用枪顶住他的头,用腿将他死死压住,然后从腰间取出手铐。

    芮小丹这才看清楚,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犯罪集团的二号人物王明阳。

    正当芮小丹要将王明阳铐起的时候,她猛然看见一个罪犯举枪正要向赵国强射击,因为赵国强正与另一个罪犯搏斗,那个举枪的罪犯不能瞄准射击目标。芮小丹手起枪响,一枪击中那个罪犯的头部,罪犯应声倒地,鲜血四溅。

    被芮小丹摁在地上的王明阳看得清清楚楚,随口说了一声:“好枪法。”

    芮小丹又气又好笑,心想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心说这个。她迅速将王明阳的两只手铐住,这时赵国强已经把另一个罪犯制服了,他们把这两个人交给增援上来的武警,又继续朝响枪的地点奔去,那里已经有武警增援上去了,枪声响成一片。

    砖窑场的围捕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击毙罪犯3人、击伤2人、生擒3人,警方无一伤亡。技术科的人在忙着现场勘验和给现场的罪犯尸体拍照,拍照过的尸体被抬到公路上的汽车里。现场的十几辆警车不停地闪烁着警灯,几十名武警、几十支枪在倾盆大雨和电闪雷鸣中显得威严而壮观。

    现场清理之后队长下令收队,他们回到了高速公路上,武警和押解罪犯的车辆陆陆续续开始撤离。芮小丹站在桑塔纳警车旁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脑子里一片空白。

    队长走了过来,说:“我都知道了,幸亏是颗臭弹。”

    芮小丹喃喃地说:“我又杀人了。”

    赵国强在一边说:“小姐,没搞错吧?你再慢点我就没命了。”

    队长说:“还好,都过去了,王明阳还是个活的。小丹,你没事吧?”

    芮小丹摇摇头,说:“队长,你们先走,能让我自己再呆会儿吗?”

    队长理解芮小丹作为女性的特殊心理,想了想说:“好吧,注意安全。回去以后先把湿衣服换了,别着凉。”

    芮小丹站在雨中看着队长的警车走远了,这才坐进车里,把头埋在方向盘上,座位很快就被身上的雨水浸湿了,头上的雨水顺着长发往下淌。

    大雨还在哗哗地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当芮小丹完全沉静下来的时候,这一刻她才真正从理性上体会到,死神又一次与她擦肩而过。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刚才不是一颗臭弹,那她就再也见不到丁元英了。一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丁元英,她的心涌起了一股死一般的痛,眼泪默默地淌了下来。

    感情的潮水不断在她内心撞击,她不知道自己是渐渐茫然了还是渐渐清醒了,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拨通了丁元英的电话。

    “喂……”电话里传来了丁元英的声音。

    就在丁元英的声音传进她耳朵的一瞬间,她的感情、她的绝望、她的心痛……像决堤的潮水一样倾泻而出,她“哇”地一声哭了。

    丁元英紧张地问:“是芮小丹吗?出什么事了?”

    芮小丹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父亲一样大哭着说:“刚才我差点被打死,枪口就顶在我头上,是颗臭弹,我怕我死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电话里沉默了。

    芮小丹止住哭声,眼泪却仍然止不住地往下淌。

    丁元英沉默了片刻,问道:“你在什么地方?”

    芮小丹说:“在宜阳县城郊的高速公路上。”

    丁元英又问:“路程有多少?回去走哪条路?”

    芮小丹说:“30多公里,进古城走北环路。”

    丁元英说:“30分钟后,我在北环路的路边等你。”

    芮小丹呆住了,迟疑了片刻泣声问:“为什么?”

    丁元英说:“此生得你红颜知己,足矣。”

    丁元英说完挂了电话,而芮小丹关掉手机后突然有了一种虚脱的感觉。

    2

    由于大雨,路面上的雨水增加了车轮的阻力,能见度也很低,30多公里的路程汽车行驶了近一个小时才到古城北环路。
第十三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