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1

    6月27日下午,芮小丹在晚饭时间之前来找丁元英。

    丁元英一见是芮小丹,客客气气请她进屋。

    接近七月的天气,房间里更热了。芮小丹大大方方地到东屋沙发上坐下,把包放在沙发的一角,歉意地说:“丁先生,那天是我不礼貌,请你原谅。这些天我一直忙音响的事,房子还没顾得上找,对不住了。”

    丁元英在拐角沙发的另一边坐下,随和地说:“没关系,这样就挺好。”

    芮小丹说:“我订了一套用乐圣旗舰套件和斯雷克功放配置的音响,是临摹你这套的思路,你看这个配置行吗?”

    丁元英说:“乐圣是中国Hi-Fi音响的第一品牌,它的旗舰单元素质就更高了。斯雷克也是一个很权威的品牌,有发烧友的劳斯莱斯一说。你这套配置很不错,就是做音箱的时候容积不要太大,尽量消除假低频,因为原声的响度已经足够了。”

    芮小丹笑道:“我在杂志上从没见过‘发烧友的劳斯莱斯’这一说,倒是经常会看到‘穷人的劳斯莱斯’的提法。丁先生不必规避什么,你越绕圈子就越提醒我是穷人。”

    丁元英有些尴尬。

    芮小丹说:“除了音箱,我还想照着你这台机柜的款式做个机柜,这些都少不了要来打扰你,如果不介意,我哪天带他们来看看。”

    丁元英说:“行。如果需要,我这儿还有当时的图纸和数据,都存在电脑里,你可以拿给他们做参考。”

    芮小丹高兴地说:“那些你还留着?太好了!”

    丁元英说:“就这点嗜好。”说着,他打开茶几上的电脑,随手找出一张磁盘,很快将图纸和数据拷出一份。

    芮小丹看了看表,马上从包里拿出手机给叶晓明打电话,得知他在音响店里,就约定一会儿去给他送图纸和数据的磁盘,她在电话里说:“呆会儿我和丁先生一起过去,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当面问丁先生。”

    挂了电话,芮小丹恳切地说:“丁先生,我今天是来请你吃饭的,已经订好了,还请了几个文化人作陪。没别的意思,我那天不礼貌,一起吃顿饭就都过去了。”

    丁元英诚恳地说:“是我来这儿给你们添了麻烦,该是我向你们表示感谢。这饭我不能吃,有机会我请你们吃饭。”

    芮小丹从包里拿出那张《关于芮小丹停职反省的处理决定》递过去说:“我知道请不动你,你看看用这个请你行不行?”

    丁元英接过来,打开——

    关于芮小丹停职反省的处理决定

    经古城市公安局纪律检查委员会调查、核实,刑警大队芮小丹同志因个人购置音响问题在工作中玩忽职守、公车私用、严重失职,据此对该同志作出如下处理:

    一、通报批评,责令写出深刻书面检查。

    二、停职反省15天。

    三、停发半个月工资,扣发半年奖金,取消年度评奖资格。

    古城市公安局纪律检查委员会

    1996年6月23日

    丁元英看过之后思索了一会儿,说:“行,我跟你去。”

    丁元英平静的语气在芮小丹听来却更像是:行,我成全你。她感到的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包容。

    芮小丹把磁盘装进包里站起来说:“我在楼下等你。”说完先下楼了。

    丁元英带了2000元现金和一包烟,随后也下楼去。

    2

    叶晓明得知芮小丹一会儿要带丁元英一起来店里,立即打电话通知了冯世杰,而冯世杰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音响店。

    芮小丹开车带着丁元英来到音响店,当他们走进房子里时,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叶晓明在店里正和一位朋友聊天,那人30多岁,手里拿的正是丁元英的那张唱片。他们不会知道,这看似偶然而又不经意的一幕其实并非巧合。

    叶晓明见他们进来忙起身接待,热情地给他们让座。

    芮小丹拿出磁盘交给叶晓明说:“我们不坐了。磁盘里的东西你先看看,有什么问题了可以问丁先生。”

    叶晓明接过磁盘对丁元英说:“谢谢丁先生,以后免不了会去打扰啊。本来我晚上想去给你还唱片呢,你来了就顺便带走吧。”说着,他向冯世杰伸手要唱片。

    冯世杰递唱片时对丁元英赞许道:“这张碟好啊,真好。”

    丁元英从叶晓明手里接过唱片,随口很家常地应了一句:“还可以。”

    没想到冯世杰愣了一下,不悦地问:“还可以,就是不怎么可以了?”

    这声语气有些异样的一问使在场的人也都跟着一愣。

    芮小丹困惑地看了看冯世杰,对叶晓明说:“没别的事,我们先走了。”

    正当丁元英转身要走时,更让人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冯世杰站起来愠怒地对丁元英说了一声:“你先别走。”

    芮小丹感到非常莫名其妙,问:“怎么了?”

    冯世杰生气地对丁元英说:“唱片是你的,但曲子和演奏可不是你的,你谦虚什么?穆特是卡拉扬的得意弟子你知不知道?你说,这张唱片哪儿不好了?是萨拉萨蒂的曲子不好还是穆特的小提琴拉得不好?”

    芮小丹也有些不悦了,说:“你这不是较真儿吗?”

    叶晓明忙对丁元英说:“他最喜欢穆特了,穆特拉的《流浪者之歌》让他眼泪都掉下来了,还专门跑到北京看她的演出。你们走吧,别理他,发烧友就这德行。”

    冯世杰说:“你这人说半句留半句,这不成心让我睡不着觉吗?好不好你说清楚,不说清楚就走,别怪我看不起你。”

    芮小丹觉得这位发烧友有些过分,也为丁元英感到为难,道歉没道理,争论不值得,心想:大概这就叫发烧友吧。

    丁元英淡淡地笑了笑,问:“咱们两个谁成心?”

    冯世杰说:“有理说理啊!”

    丁元英有些无奈,不得不点点头,说:“我个人觉得,穆特拉的《流浪者之歌》还不足以冠一个‘好’字。”

    冯世杰质问:“为什么?”

    丁元英说:“同一首《流浪者之歌》的曲子,以穆特与弗雷德里曼的小提琴相比较,穆特诠释的是悲凉、悲伤、悲戚,弗雷德里曼诠释的是悲愤、悲壮、悲怆,不一样,穆特多了点宫廷贵妇的哀怨,少了点吉普赛人流浪不屈的精神。”
第八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