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叶晓明送走了芮小丹,马上回到店里给他的好友冯世杰打电话。

    冯世杰34岁,又高又瘦,脸上总是一副憨厚的神态。他在人民路经营一家汽车美容店,兼营汽车电路修理、安装汽车音响、充气补胎等杂项。他接到叶晓明的电话后向店里的伙计交代了几句生意上的事,便开着他那辆北京213吉普去找叶晓明。

    他停好车,一进门就问:“什么事啊?我那儿忙着呢。”

    叶晓明还在修那台功放,一边焊元件一边说:“说事之前先给你说个新闻吧。这几天常来的那个女的刚才定了一套音响,要两套乐圣旗舰的套件给她做一对书架箱,用斯雷克两台前级和四台后级推,可能还得要两台电源。你的那套是一对乐圣旗舰和斯雷克一台前级两台后级,可你都换三茬了,人家起点就这么高,你还牛什么?白玩了吧?”

    冯世杰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想了想,不解地问:“那怎么推呀?”

    叶晓明说:“从CD机上分出来一组信号给另一台前级,你搞电路的不懂这个?再说高级点的CD机本来就有两组输出。两套推动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其中一组推低频的后级降低一点振幅,这组就会略往中高频偏移,这样通过两台前级的调节,就能根据不同的唱片和听音环境调出一个最平衡的波形,这跟选通滤波的效果绝对不是一回事。”

    冯世杰这下明白了,倒吸一口气,感叹道:“天哪,怎么想出来的?敢这么玩!这种思路说白了就是以损失低频反射效率来提高声音品质,那声音走的得多稳、得多有张力呀!这么多器材推一对小书架箱,想想都霸气啊!这么多年音响白玩了,惭愧,惭愧!”

    叶晓明说:“你自己做过音箱,你们村里也有现成的木工作坊,帮个忙吧?”

    冯世杰点上一支烟,说:“别说帮忙了,我自己先做一对,趁你现在还没关门,套件和功放还能拿个进价。可我就不明白,一个女的,你说她怎么想出来的?”

    叶晓明笑笑说:“今天遇到高人了,没敢说,怕你晕过去。”

    冯世杰也笑道:“我已经快晕过去了。”

    叶晓明低着头盯着焊点说:“两对KTA47套件做成的一对书架箱,两台阿尔纳电源,一套阿尔纳顶级分体CD机,2台阿尔纳电子管前级,4台阿尔纳160瓦后级,线材是蓝星时空。你经常看音响杂志,剩下的就不用我说了。”

    冯世杰反应了片刻,惊叹道:“哇……天哪,真的晕过去了!这是真的吗?”

    叶晓明说:“我亲眼看见、亲耳听到的,就在一个小时之前。那声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直接就是8汽缸奔驰。”

    冯世杰急问:“在哪儿?”

    叶晓明说:“南村小区。”

    冯世杰疑惑地说:“南村小区?那儿住的都是普通人家,没大户啊。”

    叶晓明说:“你记得从刘冰那儿买的二手唱片吗?就是印章上的那个人。”

    冯世杰惊异地问:“元英?男的女的?”

    叶晓明答道:“男的,姓丁,看样子不到40岁,独身,听口音像北京人。”

    冯世杰长长地“哦”了一声,说:“大烧家,烧干了吧?”

    叶晓明把元件焊好了,就往CD机上连接,说:“你把音箱接上,我试试。”

    接上信号线和电源,叶晓明打开机器一试,音箱响了,说明功放修好了。

    叶晓明关小音量当背景音乐,开始往工具包里收拾工具,一边说:“这人不是烧家,是个玩家。他那套工夫茶具一看就是玩茶道,两台笔记本电脑搭眼一看就是IBM牌子,抽的烟是三个五。发烧不是这种玩法,变卖唱片肯定是碰到什么坎了。”

    冯世杰说:“你话里好像有什么意思。”

    叶晓明收拾完工具到里屋洗洗手,出来说:“我看上了他那对音箱的思路,也看上了那台机柜。那机柜12个仓位,没有一块多余的材料,找不到前后左右的受力点,把稳做到简洁,把简洁做到稳,漂亮!我在市场上从来没见过。”

    冯世杰猜测地说:“你是想……”

    叶晓明摆摆手说:“我是谁呀,敢瞎想?你让他们做音箱的时候捎带着做一台,到时候都算到音响配置里了,反正有人出钱,干吗不试试?这种小活拿到家具厂没人给你干,就是给干咱也不放心哪,不是一个道行。”

    冯世杰说:“音箱我有把握,我做过。机柜我就不敢说了,毕竟是村里的小作坊,基本都是靠手工,没见到东西不敢答应你。”

    叶晓明说:“绝对能做,比音箱简单多了,就是一个思路,一捅就破。”

    冯世杰把烟头熄灭放进烟缸,说:“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起码开开眼饱饱耳福吧,好歹咱也算见识过。”

    叶晓明颇有意味地一笑,话里有话地说:“单为见识一下味道太淡了吧?你不是一直想为村里找点事做吗,这丁先生,你知道他是哪个庙的神哪?假如……我是说假如啊,假如什么什么的,也许是条道儿呢,你也不损失什么,指不定哪块地里打粮食呢。”

    冯世杰到现在才算明白了点意思,说:“你脑子就是比我活道,眼里出活儿啊。”

    叶晓明说:“得了吧,我比你活道,我先关门了。我也都是随口一说,发烧友的心是相通的嘛,交流交流,玩呗。”

    冯世杰说:“你脑子活道,你怎么不去交流?我还不知道这是烧香磕头的事?”

    叶晓明往后一仰,展开双臂笑道:“你看我,虽然有点书生气,但一看就像奸商,跟谁都难接近。你这人一看就忠厚老实,好打交道。你有车,也有点底子,玩得起呀。”

    冯世杰站起来在屋里走了几步,说:“那就……交流交流?”

    叶晓明意味深长地说:“交流交流!”
第七章 回目录 第九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