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选帝侯大街是柏林最繁华的商业大街,长长的林阴大道上世界名牌商店林立,餐厅、剧院、咖啡馆、电影院应有尽有,让人流连忘返。

    索林特博彩公司大楼就在这条商业大街上,这座六层大楼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虽几度兴衰易主,但一直沿袭了经营博彩业的传统。大楼从一楼到四楼全都是营业区,以赌场为主业,辅助经营客房、酒吧、饭店。

    公司的会议室设在六楼的办公区,会议室有200多平方米,私募基金的清算分红会议就在这里举行。索林特公司在会议室走廊两端的入口布置了4名保安,会场里的气氛沉闷而严肃,这与选帝侯大街的繁华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私募基金的11名当事人全部到席,他们分别代表的权利是——

    受托方:

    丁元英受托资本:1700万马克1892万美元

    兑换币种后到账:23266.4万元人民币

    风险担保方:

    柏林索林特博彩公司董事长詹妮担保金:380万马克

    柏林中华园餐饮公司董事长郑建时担保金:50万马克

    北京正天商业大厦总经理韩楚风的私人代表李志江担保金:45万美元

    资本委托方:

    柏林尼特斯勒国际投资公司代表格尔斯曼委托资本:850万马克

    波恩圣米哥金融投资公司代表恩格委托资本:480万美元

    柏林M.T.D信托投资公司代表库兹曼委托资本:400万美元

    柏林STYL风险投资公司代表贝克委托资本:700万马克

    ……

    会议由风险担保方代表詹妮主持,她35岁,金发蓝眼睛,出身名门,柏林大学法学硕士、商业管理学博士。她在柏林洪堡大学就读期间曾一度涉足模特儿业,凭着一副骄人的身段和艳美的容貌踏上T型台,她在莱茵河边那个忧郁的回眸不知倾倒了多少男子,成为模特儿界的一个经典。她在柏林洪堡大学度过了9年的时光,完成学业后继承父业经营索林特博彩公司,经历了两次短暂而失败的婚姻。这个学历显赫、曾是摄影师灵感之源的女人让人很难把她与赌场——这个男人的领地联系在一起。

    会议全部用德语进行。

    詹妮环视了一下包括当事人助理在内的与会成员,讲了一段开场白:“先生们,私募基金经过了11个月的运作之后,丁元英先生出于个人状态的原因和资本安全的考虑决定终止合作。这当然不是我们期待的结果,我作为风险担保人对此深表遗憾。下面,我们请受托方代表肖亚文小姐宣布经营状况和分红。”

    肖亚文站起来,礼貌地向与会者点头行礼,用流利的德语讲道:“根据协议,私募基金在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六个证交所建立代理账户,进入中国A股市场的资金和利润全部由投资方代理直接监管,受托人的每一道指令和投资方的每一笔交易都得到了各方代理的确认和记录。经过11个月的经营,扣除兑换币种、汇款、开户、交易等9项成本,净利润4280万马克,现已存入索林特博彩公司账户待分配。”

    接着,肖亚文将分配文件表给每人面前发了一份。分配数字为——

    私募基金利润:4280万马克

    私募基金投资回报率:82%

    投资委托方集体预分:4280万×60%(分成比例)=2568万马克

    投资委托方投资回报率:50.35%

    投资委托方各资本分红:

    柏林尼特斯勒国际投资公司:428万马克

    波恩圣米哥金融投资公司:435万马克

    柏林M.T.D文化投资公司:362万马克

    柏林STYL风险投资公司:352万马克

    ……

    受托人丁元英预分:4280万×40%(分成比例)=1712万马克

    丁元英可支配利润:1712万马克

    丁元英支付风险担保方:1712万×70%=1198.4万马克

    风险担保方风险投资回报率:239.7%

    风险担保方各资本分红:

    柏林索林特博彩公司董事长詹妮1198.4×74.5%担保份额=892.8万马克

    柏林中华园餐饮公司董事长郑建时1198.4×9.8%担保份额=117.5万马克

    北京正天商业大厦总经理韩楚风1198.4×15.7%担保份额=188.1万马克

    丁元英分红:513.6万马克

    詹妮说:“先生们,这份分红数字全部经过各方会计师的核对和签字,如果你们没有其它方面的异议,请你们在文件上签字,我们现在就办理付款。”

    没有人提出异议,所有当事人都在各自面前的文件上签了字,签字后的文件马上被索林特博彩公司的工作人员收走了。

    这时,尼特斯勒国际投资公司代表格尔斯曼举手示意发言,他说道:“我想请问丁先生,私募基金在业绩最好的状态下终止合作,是否受到了外力作用?”

    丁元英中等身材,略显消瘦,穿一套深灰色西装,严肃的神态里显露出几分憔悴。格尔斯曼的问题是他意料之中的事,他平静地答道:“没有。”

    格尔斯曼说:“首先我要感谢詹妮小姐和两位先生的风险担保,这使我们的投资成为可能。但是,我们不是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目的而参与基金,是要探讨某种可能,而本基金82%的利润率已经证明了这种可能。”

    丁元英用流利的德语说:“协议第七条规定,本基金不规定合作期限,以保证委托方在亏损接近10%担保底线时可以及时撤资,以保证受托人在状态不佳时可以及时停业。”

    M.T.D信托投资公司代表库兹曼耸了一下胖胖的肩膀说:“一夜风流。”

    丁元英解释道:“本基金从融资到运作的特殊性决定了它在法律上的真空地位,这种投机而尴尬的特性也决定了它不适合男婚女嫁。”

    格尔斯曼说:“有人说中国股市不像是一个融资市场,而更像是一台取款机。丁先生是为数不多的掌握取款机文化密码的一个,而他通过与我们的合作获得了原始资本,也获得了规模资本的号召力。我们不是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目的而参与基金,丁先生也不是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目的而终止合作。我们并不拒绝重新讨论合作规格和条件,但是如果丁先生的行为有悖商业道德,那将有损他的个人声誉。如果丁先生不能证明其决定的公益性,那么现在的情况完全适用第二十一条款,我提议进行表决。”
第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