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①章

    颜福瑞觉得,有秦放在,生活各方面档次都提高了,返回杭州的行程,终于又有飞机坐了!

    不过,真奇怪,这几天,他有点不大敢和秦放说话了——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是不敢和司藤说话,看秦放是善解人意的小伙伴,现在……反而觉得司藤小姐更好说话些了。

    一定是因为前两天被秦放吼了。

    那时候,囊谦的事情差不多了了,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秦放联系了车子过来接,他跟秦放一起去道口等车,心里还为司藤小姐的故事唏嘘不已,于是絮絮叨叨跟秦放说话。

    ——妖怪是比人要聪明一点,不管是司藤小姐还是白英小姐,这都什么脑子啊,转这么多弯累不累啊。

    ——大家在一起相处的日子不多了吧秦放,司藤小姐没叫我走,估计是要指派我上雷峰塔挖白英去呢,等她事情做完了,我也就回青城了,也算是还了司藤小姐对瓦房的恩……

    ——那秦放,你得管司藤小姐叫什么,得叫太奶奶吧?你有个妖怪的亲戚呢秦放,以后谁都不敢欺负你……

    秦放就是那个时候火了的,吼他说:“你稀罕你去叫她奶奶啊,去啊,磕头认啊!”

    颜福瑞吓了一跳:秦放这是怎么了?知道自己是妖怪的后代之后,要变异了?

    那之后,他再跟秦放说话就多带了个心眼,同时发现,秦放对司藤小姐,好像也生疏了。以前他有什么事,都是直接去跟司藤讲,现在,都是让颜福瑞当传声筒。

    ——你去跟司藤说,车子直接到西宁,要坐很久。如果路上要停下休息,就跟我说一声。

    ——你去跟司藤说,机票已经订好了。

    ——你去跟司藤说,流量控制,飞机还没到,还得等。

    候机的时候,颜福瑞“抗争”了一次:“为什么我跟司藤小姐说啊,她就在那边坐着,你自己说呗。”

    他发誓,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别提多温和了,脸上还带着笑呢,但是秦放冷冷噎了他一句:“什么都我说,要你干什么 ,留着看啊?”

    说完了转身就走,颜福瑞半天没回过神来,倒是他旁边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小女生窃窃私语:好酷哎!我喜欢哎!

    酷个屁,酷能当饭吃?这个社会主流还是崇尚吃苦耐劳有一门手艺长相老实可靠踏实的男人好吧?就你们这样的,还能指望你们投身四个现代化的建设?

    颜福瑞狠狠瞪了那两个小女生一眼。

    ***

    上飞机的时候,可巧,跟上次黔东回来一样的排坐,三张票,一张靠后的独座,两张前排的连座,颜福瑞很有自知之明的准备一个人往后排走,秦放拦住他说:“你跟司藤小姐一起坐吧。”

    咦?咦?咦?

    飞机起飞之后,颜福瑞暗搓搓问司藤:“司藤小姐,你觉不觉得……秦放最近,有点不对劲啊?”

    司藤半阖着眼睛,淡淡说了句:“怎么不对劲了?”

    颜福瑞叹气:“我也说不大清楚,总之,就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司藤小姐,你没这种感觉吗?”

    他竖起耳朵等司藤回答,半晌没声音,还以为是懒得理他,正有点自讨没趣,司藤说了句:“你去跟秦放换个座位。”

    颜福瑞很高兴,解开座椅安全带的时候,他多问了一句:“如果秦放不愿意过来呢?”

    ***

    颜福瑞耍了个小心机,跟秦放说的时候,他故意没提司藤:“秦放,我们换个座位吧。”

    秦放头都没抬:“不换。”

    颜福瑞得意了,他说:“司藤小姐的原话是这样的:如果秦放不过来,就让他滚过来。”

    说完了,得意洋洋看秦放,那意思是:你爱去不去吧,反正我只是个传话的,你横呀,你倒是去跟司藤小姐横呀。

    果然,秦放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末了,还是一咬牙起来了。

    他走到司藤身边,也不说坐下,只是问她:“你有事找我?”

    司藤抬眸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身边座椅的安全带,奇怪的,这个时候,秦放居然想起很久很久之前,她给他做规矩时说的话了。

    ——“我脾气不好,喜欢别人对我恭敬客气,一个眼色你就要知道怎么做。”

    他失神了片刻,还是坐下了。

    司藤问他:“你最近怎么回事?”

    秦放没吭声,这两天,脾气确实比从前要暴躁,总觉得心里头憋的特委屈的一口气,冲出来就成了火:“没什么。”

    司藤笑了笑:“没什么就好,事情已经接近收尾,最后关头,我不希望有什么节外生枝。”

    秦放沉默很久,低声问:“是不是一定要和白英……合体?”

    到底也不是私人场合,左近有别的乘客,所以说到关键处时,声音又降低不少。

    司藤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她看向他的眼睛:“你有意见?”

    秦放犹豫了一下,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居然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我不喜欢白英。”

    司藤看了秦放一眼:“白英生来,又不是为了讨你喜欢。”

    她明显的偏袒白英,不过也对,某种角度上说,白英就是她自己。

    秦放的眼睛有些发涩:“起初,你很讨厌她的,你知道她死在丘山道长手上,你还说过杀的好。现在,你忽然发现原来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她后悔了,她弥补你了,所以你感激她了,是不是?”

    司藤不说是,也不说不是,静静听他说下去。

    “秦家被她害的无子,帮她养儿子,还要把她视作大恩人。贾三误打误撞搅进这事,从此举家迁徙,还相信她所谓的什么还阳之气——你和我都知道,如果是用我去复活你,那口还阳之气一定会是我的,根本也不可能用到其它人身上;她为了保自己的孩子,把别人的孩子不当人命……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评论她,也不能用道义来要求妖怪。我只知道,如果当时,在囊谦复活的是她而不是你,我不会帮她的。”

    司藤有时候做事也挺狠,谈不上是好人,但是至少,她的行为秦放还能接受,一路跟她相处,没有见到她真的草菅人命,但是白英不一样,和司藤相比,白英其实更具妖性。

    “我没有见过白英,但是听你对她的推测,她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为了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

    司藤没有说话。

    秦放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下去:“之前,你提到在华美纺织厂,白英一直帮邵琰宽开脱,说什么他是被丘山蒙蔽,我觉得,那些话,都是拿来骗你的,她一定是早就相信了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她不甘心。”

    她开始防着邵琰宽,但是又不甘心,她幻想着给她一些时间,她还能让邵琰宽回心转意,但是那时的司藤咄咄逼人,不给她任何机会,白英开始觉得她碍事了。

    在那三天的时间里,她想好了一切,她远远比司藤要贪心,也更看的长远。

    第一,依然要试探和争取邵琰宽,尽管那个时候已经说不清是为了爱还是单纯的不甘心。

    第二,她还是想做妖,与人相比,不管是能力还是寿命,妖都超出太多。

    第三,她想摆脱阴魂不散的丘山和道门众人,哪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她从来就没有什么对司藤愧疚的心思,司藤和秦家、贾家一样,从一开始,都是她布好的一颗棋。

    司藤总想不通,为什么老天选的是白英?

    没什么想不通的,是你自己当局者迷,白英比你智计更深、更思谋长远、更忍辱负重,她可以不动声色地陪邵琰宽那么久,可以把生孩子当成保存妖血的途径,可以在被丘山镇杀的时候,装出一副撕心裂肺的样子不露马脚。

    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英幕后操控,哪怕今时今日,不知道她的尸骨失落何处,所有的人、所有的事,还是如她预期的,渐渐的,向着一个最终的目标,汇聚。

    为什么选的是白英?当然是她,难道还有谁比她更合适吗?

    说到后来,秦放的声音有些颤抖:“司藤,如果一切都是白英的布局,那么最终的目的,不是你要合体,而是她要复活。”

    司藤笑起来:“有分别吗?”

    秦放说:“有啊。”

    他低下头,轻声说了一句:“你是你,她是她,她不是你啊。”

    司藤没有再说话,她转过身,轻轻拉开机窗的遮阳板。

    天色不好,这么高的云层之上,居然都没有阳光,云团像是掺着灰墨,松散地拉长,又杂乱地堆起。

    司藤的额头轻轻靠在了机窗的弦靠上。

    半妖险象,有两种解决方法。

    一是,出于对这种“绝症”的畏惧,半体会迅速摒除矛盾,重新合体,如同把顽症扼杀在萌芽初期。

    二是,两相对决,武力毁灭异己的一方,收回妖骨,重新为妖。

    但是不管哪一种,一山不容二虎,弱势的一方,要么是被摧毁,要么是……自毁。

    ***

    邵琰宽带她看过一场戏。

    荆轲刺秦。

    戏里,荆轲欲得将军樊於期人头作为秦王献礼,太子丹不忍,荆轲私见樊於期,陈始末,樊於期遂自刎献上首级。

    那场戏,荆轲掩面落泪,樊於期拔剑在手,在脖颈之上横掠而过,那一头,太子丹急上,痛呼:“樊将军哪!”

    邵琰宽唏嘘不已,自言自语说:“有些时候,为了顾全大局,是会做些……不得已的牺牲的。”

    她当时怎么说的?

    她说:“是啊,那要看,值不值得了。”
第⑩章 回目录 第②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