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bet直播玄幻仙侠临渊行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风来

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风来

“这里就是坟宇宙,嘿嘿……”

雁边城倒在地上,口中鲜血一股接着一股往外涌。

“这里就是坟,毁灭后的坟……”

他翻过身来,仰望灰蒙蒙的天空,那个元始元神雕像便是当初他们出船进入混沌海的地方,他们便是从元神的手掌进入海中。

每一条拴着五色船的锁链,都拴在元神的手指上。

雁边城在看到这个已经化作劫灰石的元神,便明白过来,当年坟宇宙探索到附近的混沌海中有一处古老的遗迹,于是命令天君趁着混沌海平缓期前去探索遗迹。

然而这个遗迹,便是坟宇宙的未来,已经毁灭了不知多久的坟宇宙。

他们所见到的那些五色船像是经历了亿万年的沧桑,变得乌黑,其实真的已经经历了那么久远的岁月。

“我们的确回来了,回到了坟宇宙,只是回到了未来……”雁边城眼瞳中没有任何光彩。

“只因我们是坟宇宙的人,这场劫波还在追寻着我们。”

他嘀咕道:“是那劫波造成了无数时空截面……”

他喉头涌出的血咕噜翻涌,劫波是毁灭坟宇宙的元凶,坟宇宙吞噬了五十三个宇宙,将五十三个宇宙的劫数也纳入自身之中,因此这场浩劫来得无比猛烈,任何人也无法逃过!

他们这些离开了坟宇宙的人,跨过混沌海,从过去来到无比遥远的未来,进入灭亡后的坟宇宙,劫波也接踵而至,降劫于他们。

雁边城是如此,那五位天君也是如此。

这场劫便是无量劫数!

在这场劫中,不是一个雁边城被困在劫中,而是无数个雁边城被困在劫中,永远也走不出去!

“嘿嘿……”雁边城笑着哭了出来。

苏云躺在先天灵根的莲花座上,双目无神,这次出船,他们去的是不知多少亿万年后的未来。

他们处在死亡的坟宇宙,四周到处都是混沌海,怎么才能回到亿万年前的坟宇宙?

“苏道友,你不属于坟宇宙,这次是我连累了你。”雁边城的哭声从下方传来。

苏云突然一骨碌坐起身来,喃喃道:“是了,我不属于坟宇宙。这是你们坟宇宙的劫数,与我无关。”

雁边城喃喃道:“但是你被牵连进来了,连累你也经历这场劫数,我很抱歉……”

苏云站起身来,在莲花中走来走去,道:“我被连累进来,这反倒是生机所在。雁道友,让我们来复盘一下,假设没有我,你们进入混沌海,理应很顺利来到这片遗迹之中,路上不会遭遇混沌生物,不会遇到暗流,不会见到新宇宙的诞生,也不会得到先天灵根。你们理应来到亿万年后的未来,然后无量劫的劫波追上你们,让你们经历无数次大劫,每次大劫的结果都是彻底毁灭。”

雁边城了无生趣的应了一声:“现在我们也要死了……”

“但是发生了变化!你们原本应该一次又一次的遭劫,不断死亡,经历无量次死亡。但是因为我这个外乡人的加入,你们便没有直接遭劫。”

苏云笑出声来,索性坐在莲花的花瓣间,向下方躺在地上的雁边城笑道:“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你还记得,我们先前离开坟宇宙进入混沌海时遇到了什么吗?”

雁边城仰头,想了想,道:“我们进入混沌海时,看到了坟宇宙的过去。”

苏云露出鼓励之色,道:“还记得圆脸蛋姑娘秦鸾当时的话吗?”

雁边城停止吐血,坐起身来,双目炯炯有神,道:“她说,你长得很英俊,元爱节的时候你们可以成亲两个晚上。这句话有用?”

苏云心里很是受用,道:“没用,但我心里会很舒服。我这么英俊,一定不会陪你们这些丑陋的人一起死在这里。后面你跑过来,说了什么?”

雁边城冷哼一声,心里很不舒服,道:“我后面说道,一天后我们从遗迹中活着回来,看到的便是坟宇宙的未来。”

苏云笑道:“我们看到的是坟宇宙的未来,但我们会进入未来吗?”

雁边城摇头道:“不会。以前从未发生过进入未来的事情。家师尧庐天尊还曾屡次进入混沌,观察坟宇宙的未来,以此来做出改变,免得坟宇宙破灭。”

苏云道:“混沌中一切都有可能。若是不能进入未来,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雁边城眼中露出希冀的光芒,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是了!我们进入了未来,既然可以进入未来,那么也一定可以回到过去!苏道友,你可以利用无量劫聚集起无数自己的力量,在混沌海中开辟出一个新宇宙,那么你一定有办法带着我离开这里对不对?”

“并没有。”苏云干脆利索的说道。

“噗——”雁边城张口喷血,万念俱灰。

苏云笑道:“不过我们可以来算一算我们经历了几场轮回。我们进入这里经历了无量劫的劫波,每一个我们都是一场轮回,有无数次之多,但这场劫波被我利用打破,劫波的力量化作了一个新的宇宙。因此可以算作一场轮回。”

雁边城心灰如死,像是没有听见。

苏云继续道:“我们打破那次轮回之后,从这里离开,路途中遇到过去的我们。这是另一场轮回。这场轮回中因为我们撞到了我们的船,导致了我们偏航。我们偏航,导致了我们后来的撞船。这场轮回持续了一天时间。我们一天前出门,一天后回到一天前。”

雁边城仰面躺下。

“第三场轮回则是开天轮回。我破解第一场轮回,开天辟地,新宇宙诞生,等到刚才的我回来,看到了我在开天辟地,新宇宙的诞生。这也是发生在一天的时间里。”

苏云径自道:“雁道友,除了这三场轮回之外,是否还有轮回?”

雁边城闭上眼睛,道:“就算还有,又有什么关系?我们还能活着回去不成?我已经认命了。”

苏云笑道:“你没有发现吗?第一场轮回是你们这些长得丑的带来的,是你们的无量劫数。但第二场轮回和第三场轮回,却是我这个受少女喜爱的男子带来的。”

雁边城怔了怔,猛地坐起身来,他的脑后空中,一只只眼睛纷纷张开,眼珠子左右转动,显然在思考苏云这句话。

“没错。第一场轮回是无量劫数,坟宇宙的劫数爆发,我是从过去过来的人,引起了这场无量劫数。这场劫数,会让我死无数次。”

雁边城思索道:“但下一场轮回便不是我引起的了,而是你用那个名叫帝绝的人的功法破开无量劫数,回途的路上轮回藤撞击五色船引起的。还有第三场轮回,则是由于你那一击开辟新宇宙引起的,也与我无关。”

他站起身来,喃喃道:“你引起的两场轮回,第一场囊括的人是我们这次出船的五人。第二场便囊括了一个新生的宇宙。不,还存在第三场轮回,这场轮回囊括了第一场和第二场轮回,是一个更大的轮回。”

他的眼睛越来越明亮:“为什么会发生这些轮回事件?这里面一定有缘故,这个缘故就是因为你是个外乡人。你不应该被牵扯到坟宇宙的劫数之中。然而你却闯了进来,无量劫出现了漏洞。”

苏云笑道:“而且这个漏洞在渐渐变大。无量劫想用一个轮回套另一个轮回的方式,把我排除出去,待我被牵连到这件事之中,被带到了坟宇宙灭亡后的未来。我不回到从前的时代,无量劫便会一直用轮回套轮回的方式,永远的套下去!”

雁边城喃喃道:“漏洞在何处?”

苏云站起身来,向后方看去,道:“漏洞就在于,很快就会有第二个我,第二个你,第二个轮回藤,他们会来到这里。倘若我们在这里聚集起无数个我,让我拥有无限接近元始的法力,无量劫波便会再度被我击碎,又会诞生出第二个新生宇宙。”

雁边城向后方看去,道:“那时,所有的你又会收缩重叠,从无数个变成一个。”

苏云笑道:“这就是先天一炁,独一无二。”

雁边城道:“但是无量劫波并未这样演变,因此每次轮回的范围越来越大了。”

苏云皱眉,向后看去,没有看到另一个自己。

因此,雁边城的猜测是对的。

的确有第三场轮回,这场轮回笼罩的范围更大,将前两场轮回囊括其中。

这是无量劫波对他这个外乡人的修正!

苏云笑道:“我们只需要等待无量劫的修正。”

雁边城也露出笑容:“等风来。”

两人安安静静的等待,日子一天天过去,然而来路上没有任何人,这段时间也没有发生任何变故。

日子久了,雁边城变得胡子拉碴,苏云也不修边幅,两个少年变成了两个老男人,天天骂骂咧咧的,等待这场更多的轮回爆发。

然而,这片死寂之地,没有任何变故发生。

这日,苏云脱下裤子,对着先天灵根撒尿,笑道:“给你施点肥……”

那先天灵根却有脾气,尿被道光荡开,溅了他一身。

那灵根犹自不饶人,忽然化作先天不灭灵光,卷住苏云脚踝,倒吊起来。

苏云也不反抗,被倒挂在那里,双手抄在胸前,安安静静的“等风来”。

风,始终没来。

雁边城满脸络腮胡,凶神恶煞,走来走去,叫道:“一定是那五个天君还活着!我们去干掉他们!干掉他们之后,便会有新的轮回!”

他用锁链拴住先天灵根,用力拉着先天灵根和灵根上被倒吊着的苏云,去寻找那五个天君拼命。

雁边城在这片坟宇宙的废墟中找了十多年,也未曾找到那五人,想来他们早就化作劫灰了。

这十年,雁边城从彬彬有礼的少年,变成满嘴脏话胡子拉碴的老男人。

十年来,苏云依旧被吊在灵根上,这些年都未曾动弹过,像是要变成蝙蝠了。

雁边城怎么叫他,他都不理。

雁边城又背着锁链,拉着先天灵根回到石化的元始元神旁边,一屁股坐在船坞边,双眸无神。

苏云的眼珠子突然动了动,落在元始元神的手掌,盯着雁边城拉着他和先天灵根的锁链,又看了看元始元神的手掌上的船坞。

船坞的尽头,就是混沌海,海水依旧在涌动,却没有将这里淹没。

“喂。”苏云开口。

雁边城抬头,瞥了他一眼,默不作声。

“喂!雁道友!我找到第四场轮回了!”

苏云脸上露出喜色,挣扎一下,催动先天灵根,先天灵根将他松开。

苏云落地,快步来到船坞尽头,看着面前的混沌海,笑道:“第四个轮回,可能是一场长达亿万年的轮回。这场轮回的一段在现在,另一端,则在过去我们登上五色船的那一刻!”

他转过身来,兴奋道:“我们可以回去!我们只要从这里再度起航,用罗盘控制五色船,就可以回去!回到我们的时代!这是无量劫波对我的修正!”

雁边城目光呆滞,像是没有听懂他的话。苏云正要再说,突然雁边城大叫一声,转身发疯一般狂奔而去!

苏云连忙跟过去,过了许久,两人终于寻到那片撞船的山崖,山崖下只有两艘船。

两人扛起属于自己的那艘,兴冲冲返回。

待来到船坞,雁边城给自己刮了胡子,修剪得很精致,又帮苏云修整边幅,重新打扮一番,又是两个精神抖擞的少年。

苏云将先天灵根种在船上,雁边城用力推船,待五色船入水,才纵身跳到船上。

五色船缓缓沉入混沌海。

先天灵根的光芒亮起,排开四周的海水。

苏云和雁边城回头,看到了坟宇宙的废墟回到过去,一个个被无量劫波摧毁的宇宙碎片渐渐恢复完整,元始元神也渐渐恢复从前模样。

雁边城催动罗盘,五色船在混沌海中安安静静行驶。

坟宇宙。

裘泽道君向尧庐天尊禀告之后,又回到船坞边,那位元神证道元始的天尊,肉身烧得一干二净,只剩下这尊大道元神,如同灯塔屹立在混沌海边。

裘泽道君等到天晚,叹了口气,正要离去,突然船坞前波涛翻涌,一艘五色船从混沌海中驶出。

裘泽道君呆了呆,只见苏云和雁边城站在船头上,两个少年满脸笑容,还有些兴奋的神色。

————大章求票。这两天的章节有些太消耗脑力,休息跟不上,荨麻疹又起来了,苦恼。